鱼子酱喔

是因为我太爱你

血与花 (上)

修订版 (1-6)

1

“您好,请问你是叶秋先生吗?”
“我是。”
“好的,那麻烦您在这里签一下字,签完之后有人会带您去认领处的。”
叶修想都没想,无比潇洒地落下了自家弟弟的大名。
工作人员取走了叶修签字的那份合议,把底下用复印纸复印的那份交给了叶修。
叶修折了几折放进了兜内,就跟着另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了一个全封闭的监护室门口。
“为什么不是在单独的病房?把他们安置在监护室里是个什么意思?”叶修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批omega都是经历了信息素实验,信息素相当紊乱,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自身信息素了。”工作人员解释。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omega信息素紊乱的确很容易撩起alpha的情绪,哪怕不是发情期也会给alpha造成发情期的错觉,导致情况变得难以收拾。
“所以叶秋先生一定要注意omega的情绪,一旦发现有什么问题,请及时摇铃,以免意外发生。”
叶修嗯了一声。

门口的工作人员熟练地给叶修喷了几下中和剂,就放叶修进去了。
里面是或坐或躺表情痛苦不堪的omega,他们的手腕上带着一个被改造过的监测环,每一次信息素的波动都能通过这个环传递到监控室里,以确保不会有发情期omega牵带一屋omega步入发情期的恐怖事件发生。
虽然里面到处都是穿着一样衣服的omega,连信息素都是乱七八糟的,但叶修还是第一眼就发现了蹲在角落里的苏沐秋。
很奇怪的,就像一种直觉一样,明明苏沐秋根本没有抬头,除了他过分安静了些,粗看上去和其他憔悴的omega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叶修就是能够一眼认出他来。
将近十年没见了,苏沐秋的容貌还是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身体消瘦了很多,原来还有肉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硬邦邦的骨头。
叶修好像在确认什么,只是遥遥地看着苏沐秋缩成一团的身子,并没有走过去。
苏沐秋没有丝毫感知,依旧低着头,把脑袋埋进臂弯。
他的旁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哀嚎,他却安安静静的蹲坐在那,丝毫不受影响似的,安静得像睡着了一样。
跟十年前一模一样的睡觉习惯。
叶修想到此忍不住想拿根烟出来,掏了半天又想起烟啊打火机啊什么的早就被工作人员收走了,只好作罢。
虽然他有想过苏沐秋可能没死,但是叶修心里却相当清楚,成为战俘的omega基本是没有活路的,存活的omega寥寥无几。
omega本就容易被控制,更何况控制敌军的omega不仅没有丝毫负罪感,还满足了alpha本性的控制欲。
后来,叶修也就不再想这么多了——战事吃紧,也容不得他多想。他本也不是个会沉溺于过去的人,很快就步入了另一场战争。
多年来都未曾停下脚步。
时隔十年,苏沐秋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即使刚才已有心里准备,但还是不免觉得恍惚。
他以为他不会等到这一天。
叶修顿了顿,随即迈开步伐走向苏沐秋。脚步很轻,好像怕惊扰了这一场本不该出现的梦。

苏沐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平静——他的神情和那些哀嚎连天的omega并无二致。咬紧的嘴唇和不停发抖的身体,无一不在宣告他的痛苦。
从十五岁到如今,无论有多痛苦,都习惯性想要隐藏。
不想被妹妹知道,也不想被叶修知道。他向来如此,从不觉得有什么撑不下去的。
苏沐秋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隐忍。不仅要在乱世中求生存,还要保护好比自己更加年幼的妹妹,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和常人比起来他算是个善于消化痛苦的人,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感觉不到痛苦。
叶修慢慢地蹲下来,直到视线与他平齐。
“苏沐秋。”一出声,叶修才发现自己嗓子干涩得厉害,好像一口气抽掉了一包烟一样。
他干咳了两声,稍稍润了润喉咙。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然后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他两分钟。
“别看了,再看也不会长出朵花来。”苏沐秋突然抬起头,精准地定位了叶修的眼睛,与之对视。

2

叶修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人明明前一秒还蜷缩着身子一脸痛苦,后一秒就变得如此平静从容,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一样。
“被吓到了吧?”看到叶修的表现,苏沐秋甚至还笑了出来。
眼睛弯弯的,阳光似乎透过厚厚的墙壁照了进来。
“真活泼啊你。”
“来接我回去?”
“是啊。走吧,跟我回家。”
叶修牵住了苏沐秋的手,想把他拉起来。正值盛夏,监护室里没有冷气,但他的手却冰得像是在冬天。
“我起不来,痛。”苏沐秋说。
“我背你?”叶修提议。
“行啊。”苏沐秋欣然接受。
苏沐秋的确瘦得不像话,轻得都不像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整个人脆弱得让人担心一碰就会碎掉。
但是他本人却毫不在意,脑袋往叶修颈窝里轻轻蹭了蹭,似乎在找一个舒服的姿势。
叶修被他蹭得有点痒,但是他没有躲开这亲昵的举动。
“哎……?”等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一抬头就看见叶修背着一个omega旁若无人地走出了监护室,脚步都不带停的,似乎就准备这么一路走出去了,连忙叫住他,“等等,叶秋先生,您暂时还不能出去。您还需要办点手续。”
“我下午再来办吧,现在没空。”叶修很快回答。
“这不合规定……”工作人员为难地看着他背上像是在睡觉的omega,颇有点头疼。alpha对自己的omega向来护得紧,这次久别重逢,怕是不愿意轻易放下自家omega的了。
“行了行了就让他走吧。”旁边的工作人员见状,劝了句。
“可是……”她还是有些迟疑。
“没关系的,重要的手续在进来之前都是办好了的。”他劝说完后,又转向了叶修,“安顿好omega后,下午记得早点来办,不然你家omega是销不了籍的。”
销籍,自然说的是销死亡籍。
当年每一个被虏去的omega都被默认死亡,现在的苏沐秋相当于一个黑户。
叶修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把苏沐秋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驾座上,叶修就转身走向了另一边车门。坐上驾驶座后,他俯身去帮苏沐秋系好了安全带。
“先暂时闭着眼睛休息一下吧。”叶修摸摸他的脸,和他的手一样冰。明明是夏天,身体却凉得可怕。
苏沐秋顺从地闭上了眼睛。而当叶修开始开车后,他又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睛,就像叶修刚才看他一样,安静地看着叶修。目光灼灼,好像盛夏的阳光都装在了他的眼睛里面。

再拐一次弯就要到家了,叶修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然而就在这时苏沐秋却毫无预兆地解开了安全带,往叶修这边蹭了过来。叶修连忙稳住车,抓住了苏沐秋到处作乱的手。
一股奇异的幽香不知不觉弥散开来,暧昧地纠缠着两人。

“omega现在的状况十分不好,请您做好心理准备。当然,您可以先到另一间房,看看资料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听。”工作人员指了指旁边那间资料室。
“怎么个不好法?”叶修直接跳过了建议。
“被信息素的紊乱所折磨,经常会误以为自己处于发情期,进而去向alpha求欢,但实际上身体根本就没有相应的保护措施,贸然结合极其容易伤害到omega脆弱的肠道和生殖道,但是不结合的话omega也会像发情期一样痛苦。”工作人员想了想又补充,“本来我们解救的omega数量应该更多,不过有很大部分omega就因为这个,身体撑不住就走了。”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叶修试探着撩起苏沐秋的上衣,突然的寒冷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但是没多久,他又热情地重新缠了过来,甚至有些着急地想要挣开叶修的手。
叶修当然不肯,谁知道苏沐秋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勾引人的举动,万一自己把持不住的话对苏沐秋而言那就是二次伤害,这么想着,下意识地就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了些——手指亲密无间的纠缠在一起,不知不觉间竟有了丝十指相扣的意味。
手得不到自由,苏沐秋只好仰起头碰了碰叶修的嘴唇,没等深入,就受不了似的弓起身体,把脑袋枕在了叶修肩上,低声闷哼。
像一尾失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稀薄的氧气。
叶修的手顺着他的脊骨一节节摸下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太瘦了,回去一定要好好补补。感受到叶修的挑拨,苏沐秋敏感地缩了缩,忍不住往叶修所在的地方靠了靠,牙齿也轻轻地磨着叶修腺体所在的地方,对他发起了无言的邀请。
幽香越发浓郁,混合着牛奶和栀子花或许还有其他没闻出来的味道,几乎要溢出车窗。

很久了。
这十年来,苏沐秋都没有见过叶修——准确地说,除了那一屋omega和带着口罩只露出眼睛的研究员,他根本就没有见过几个人。
如今见到了,真是好像在做梦一样。不,应该说,从他被解救回来那天开始,就已经开始做梦了。
然而这体温是那么的真实,似乎在提醒着他,这不是梦,那长达十年的噩梦已经醒了。
他以为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已经消失了。
如果这不是现实,想必也是一个美梦了。
这么一想,就好像再也不用压抑自己似的,本身他就处于发情期,也就顺应身体也顺应内心,露出了最真实的渴望。
——想要。
——想要他。

这种想法可以用omega的本能去解释一千遍一万遍,但是苏沐秋却清楚地明白,如果对象不是叶修,哪怕是在这种时刻,他也不会放任自己。
和本能的对抗本就是他最擅长的。

叶修用手指磨蹭着苏沐秋腺体所在的地方,纠缠着吻上了他的唇,试图用自己的体温让它变得温暖起来。他阔别十年重逢的爱人,此刻就在他身边。
就在他怀里。
栀子花和奶香柔柔地飘散在空气中,渐渐麻痹了他的神经。叶修摩挲着怀中人的后腰,苏沐秋下意识绷紧了身体,让他的腰窝越发明显地显露了出来。
非常诱人的腰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在理智快要断线的时候,后方的车辆却恰当好处地按响了喇叭,不耐地催促着他们赶紧开走。
现在还是在大街上,车里也没有润滑剂。
叶修一下子清醒过来,也不管自己和对方都硬得发疼的部位,哄着苏沐秋坐回了副驾座,爆手速般地给他重新系上了安全带。

把苏沐秋从车库给弄到家里,好像已经花掉了叶修全部的精力。
发情期的苏沐秋不怎么爱说话,只是很执着着寻找着叶修视线所触及的地方。那双漂亮的眼睛就这么湿漉漉的望着叶修,就像一只雏鸟,依赖而又信任地看着第一个见到的人。
从来没有见到过他露出这种表情,以前见着的都是明亮而可靠的他,仿佛一种只有在夜晚才能看到光的发光体,指引着前路,叫人情不自禁地向他靠拢,而现在,好像人物颠倒了一般。
苏沐秋就这么毫无戒心且充满依赖地看着自己。
叶修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半抱半哄地弄到了卧室,叶修反身锁上门。
这个时候苏沐秋反倒不怎么缠着叶修了,自己一个人迷迷糊糊地爬到床上,抓着被角,小动物似的蹭了蹭柔软的床单,很快就睡着了。那股幽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散得干干净净了,空气里没有一丝痕迹,好像这幽香从不曾存在过。
锁好门,回头就看见已经入睡的苏沐秋,叶修顿了顿,最终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

“最重要的一点,”工作人员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千万不能强迫omega。如果他明确表示了不想,或者说你感觉到他不想要,那就必须立即停下来。”
“这又是……?”叶修感到深深的焦虑。
“刚开始跟你说过了,omega的经常会陷入假性发情,因为是假性发情,所以和正常的发情期并不一样,它的持续时间可能还不到一个小时——只有十分钟也是有可能的。”工作人员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而现在omega的身体状况异常糟糕。你明白的。”
“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他来撩我,我就得陪他;他不想要了,我就必须停下?”叶修替他提炼了一下中心。
“没错,就是这样。”工作人员很是欣慰地缓缓点下了头。

叶修洗完了澡出来,苏沐秋已经差不多睡醒了。他的睡眠向来不连续,这倒不是在做实验品的时候遗留下来的后遗症,而是在带着沐橙奔波的那段日子里养成的习惯。
感觉安全的时候就抓紧时间眯上一会儿,还不敢睡得太沉,怕在睡着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让人躲闪不及。
苏沐秋习惯性地接过叶修擦头发的毛巾,手法轻柔地为他擦起了头发。
灯光打在他的侧脸,轮廓柔和而美好。
叶修半眯着眼,也不说话,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温情。
“我饿了,有吃的吗?”苏沐秋凑近叶修的耳朵,轻声说。
“你想吃什么?”叶修被苏沐秋恰当好处的擦拭弄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问话也显得懒洋洋。
“吃你。”苏沐秋用牙齿在叶修腺体上挑逗似的磨了磨,感受道叶修瞬间绷紧的皮肤,不由得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有什么吃的随便给我点就行。”
“行,我去给你弄点粥来。”

两个人就在家里厮磨了一上午,期间苏沐秋没有再次发情,叶修倒是被苏沐秋坏心眼地撩起好几次欲望。
——而且还得自行解决。
强压下去好几次的叶修觉得再这样下去苏沐秋还没好自己就要不好了。

下午快到点的时候,苏沐秋睡意正浓。
想着他该是很久都没睡过好觉了,实在不忍心打扰他,叶修只得写了个纸条,轻手轻脚地放在床头柜上。

「我出去办点手续,很快就回来。」

虽然字写得丑了点,还但是能看就行了嘛。叶修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字迹,满意地摸了摸下巴。

03

说是要早点回来,但是没曾想刚办完手续就被叶老头给逮了个正着。
叶修今天本来就是来给弟弟代班的,结果代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跑了,一个上午都见不到人,把叶老头气得不轻,足足教训了他一个小时才罢休。本以为教训完了就没事了,叶修正准备拍拍屁股走人呢,不巧又碰上一个月一次的总结会,叶老头硬是扭着他去,他没法,只得在会议室坐了好几个小时。
听得直叫人昏昏欲睡,又碍于叶老头的怒视而强打起精神来,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会开完,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匆匆赶到地下车库,叶修插上钥匙,发动了车子。

回家打开门,屋里理所当然的一片黑暗。不过仔细看看就知,屋内并非是完全的黑暗——有轻微的光亮自大门敞开的装备室泄出来。
苏沐秋在里面。
叶修这么肯定地想着,也没有开灯,径直走向了装备室。
装备室一向都是有密码锁的,还要核对指纹、虹膜等等,进入相当的严格,一般人肯定是进不去的——不过如果是苏沐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个人,进个装备室就像是回自己家一样,相当的轻松自如。这些玩意儿在他眼中,就像玩具一样的。
他们私下有过无数次的比赛,比体格比射击比拆枪什么都比,虽然苏沐秋输给他的次数比较多,但是一旦涉及到破译,苏沐秋的胜率却是比他要高得多。

装备室里面本来被码得好好的枪支此刻都散落在地上,一直蔓延到小沙发处。苏沐秋就躺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盖着一块小毛毯,陷入了深眠。
装备室里刻意被调暗的灯光轻轻柔柔地洒下来,落在苏沐秋身上,被浓密的睫毛扫出一片阴影,为他平添了几分温柔。
叶修没有去叫醒他,反而蹲下身来,随手拿起了一支枪。
粗看好像没有什么区别,然而细看之下还是能发现其中微妙的不同。似乎是……修补了之前一直没能解决的漏洞?
叶修放下了这支枪,又拿起下一支看,紧接着又是下一支,动作相当的迅速,直到看完了地上所有的枪。
都有改动。
有些是修补了漏洞,然而更多的却是单纯的上了油后的外观改造,说白了就是闲的。
“叶修……?”似乎是被这轻微的动静给吵醒了,苏沐秋揉揉眼睛,顺着微弱的光,确认般地小声说了一句。
那问话还带着初醒的鼻音,听起来就像在撒娇似的。
“嗯,是我。”叶修的声音放得很轻,好像怕吓到他似的,“困了就去床上睡吧,这里睡起来不舒服。”
“今天都睡了差不多一天了,现在不想再睡了。”苏沐秋摇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
叶修小心地跨过地上的枪,朝苏沐秋这边走来。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啧,这把枪也被你翻出来了。”叶修弯腰捡起中央的那把勃朗宁,指腹轻触,一时间有些感概万千。
这只勃朗宁是当年苏沐秋送给叶修的,当时苏沐秋还怪不情愿的,做出递给他的动作,但叶修抽了两下都没能抽出来——实在是捏得有够紧的。
“好好保护这把枪知道吗?”苏沐秋像是在嫁女儿一样,依依不舍地摸着枪身,“她可是陪伴我两年的老朋友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它的。”叶修再次拽了拽勃朗宁,没拽动。
“如果不是你太废必须有把枪来保护自己,我是不会把她给你的。”苏沐秋深情地看着勃朗宁,恋恋不舍地最后摸了两下,终于是放手了。叶修猝不及防,一阵踉跄后才终于站定。
“难道不是因为我射击比你好吗?”叶修说。
“七败三胜也好意思说是比我好?”苏沐秋挑眉。
“不服气就再来比比?”叶修这话的内容挑衅味十足,但语气偏偏就诚恳得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不过深知叶修性格的苏沐秋才不会被轻易气到,只是不屑地哼了哼。
“事实不需要证明。”

“你看着我干嘛?”苏沐秋被叶修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给弄得心里毛毛的。想着该不会是自己下午改装过的这些枪有些不能动吧?如果是这样那可就糟了。
“没事。”叶修很快调整了过来,转而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装备室了?”
“很久没摸抢了,有点手痒。”苏沐秋轻声说。
苏沐秋是最喜欢玩枪的。他就是传说中真正的神枪手,枪系全精通——他也就只有这个能完全凌驾在叶修之上了。
这十年他怕是都没有怎么见过枪了,肯定非常想念这些老朋友。
“下次出新了带你一起去看看,你也帮忙修正一下。这些都是老早以前我的收藏了,没什么价值的。”叶修说。
“行啊,到时候……”苏沐秋笑了笑,本想起身,但却突然眼前一黑倒了下来。

叶修觉得今天还真是考验他的心脏承受能力。
惊险地接住了苏沐秋,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叶修就发现他开始冒冷汗,不一会已经打湿了衬衫,整个人状态相当不对劲。来不及多想了,叶修抱起他下到车库,给他系好了安全带,立马就往医院赶。

挂号处的beta看到叶修背后的苏沐秋,推出他的挂号单对他直摇头,表示不接受他的挂号。
“这位先生,我们是没有能力治疗战后omega的。”
“那谁有能力?”
“战处部。”
叶修二话没说扭头就出了医院。
在这种时刻,绝对不能浪费一点时间。

这么晚了……那个地方应该还有人吧?
叶修握紧了方向盘,然后快速启动车子,开向了一个陌生的方向。

04

“他是不是经历了一次发情期?”
“是有一次,但是很快就结束了。”
“你没有帮他?”
“时间太短了,没来得及。”
“难怪……”工作人员露出了“果然是这样”的表情,然后才开始解释,“他的信息素应该是在下午的时候就开始持续紊乱了,一直硬撑到晚上,不昏过去才叫不正常。”
“不是说信息素一直紊乱着的吗?”叶修问。
“是一直紊乱着没错,但之前都控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这次是超出太多了。就好像血糖一样,把浓度控制在一个范围内就不会引发并发症,但一旦超出,后果不堪设想。他现在的状态就和这个很类似,不过比它要更危险一点。”工作人员讲完,停下来看他的反应。
“……”叶修示意他继续说。
“所以,我们需要强制性地对他调整信息素。”工作人员依旧在暗暗观察叶修的反应,以便及时做出应对。一般alpha听到这种消息,难免要激动一下。
“……强制性调整信息素?”叶修只是淡淡地对最后那个词表示了疑问。
“没错,只有这样才可以让omega的信息素快速恢复正常。虽然我们还没有研究透,但这确实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了。目前你有两种选择,一是交给我们来处理,不出意外的话半年左右就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这种方法从生理上来说肯定要稳妥些,但心理上可未必。毕竟生病时自家alpha的陪伴对omega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alpha在身边,omega的情绪可能会比较低落,这种消极情绪也许会影响到治疗结果。因此,我们建议最好还是选择第二种。”似乎对叶修过于平静的反应颇感意外,工作人员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用探究的眼光看着他。
“第二种就是接回家治疗了吧?”叶修作为alpha,beta的这点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他,不过他坦然地接受了打量,并没有对此作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是的。如果你决定选择第二种,今天就必须和他结合一次来中和信息素,等下我们会给你一本手册,要点都在里面。当然,如果发生了什么册子里未涉及的意外,也可以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可能地解决这些问题的。”工作人员闹不明白叶修的态度,索性也就不再去想,专心讲起了正事。
的确有部分AO的相处模式和一般AO不同,但总归alpha心里是关心着omega的,这就足够了。
“那我肯定选第二种啊——还有没有什么事没说?没有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外面还有好几个alpha等着进来呢吧。”叶修低头看了看手表,很是赶时间似的。
“还有一点就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注意结合的时候动作不要太过激烈了,以免伤害到他——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想见到自家omega,但是很遗憾,目前你不能进监护室。”工作人员瞬间看破了叶修的想法。这种alpha他见得多了,一旦问到了自己最想要问的问题,对后面的谈话就显得兴致缺缺,恨不得立马跑去自家omega那呆着。
“那我在门口看一看总行吧?”叶修毫不在意。
“这个……你要是愿意的话也行。”工作人员也是相当明白。叶修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要求的alpha,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那什么,标记的话会对omega造成伤害吗?”叶修拉开门,都准备要出去了,又突然转头问了一句。
“会。”工作人员下意识回答,想了想又感觉到不大对劲,“你还没标记他?”
叶修笑了笑,没回答。
而在外面等候多时的alpha早已快步走上前,急切地问起了工作人员关于自家omega的事。工作人员只得暂时压下心中满腹疑惑,先处理起了眼前的事情。

苏沐秋住在单独的监护室里。
叶修来到这里时,碰巧医生从里面出来。正准备开口询问,门口的医生立即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挥挥手示意他就在旁边这个小窗口看看。
叶修会意,上前顺着窗口往里望。末了又嫌不够清晰,捋起袖子一点都不讲究地擦了擦玻璃,重新往里看。
其实这个小窗口也看不到什么,本来也不是什么专门的探视窗,一开始把它建起来就是用来送饭的,能把饭盒塞进塞出就行了,根本没考虑过观看角度问题——从这看进去连苏沐秋的全身都看不完整,顶多只能看到病床上那人形的一团。
半分钟不到,叶修就收回眼光不再看了,环顾四周,想要找根长椅坐坐,打算就这么坐到第二天早上的探视时间。
一旁的医生见他看得差不多了,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他到外面来谈谈。
叶修想了想,还是跟在医生后面走了出去。
“叶秋先生,虽然这么问不太礼貌,但是我还是不得不问一句,你确定他就是你的omega吗?”
“当然啊。”叶修奇怪地看了一眼医生,“不是我的omega我对他这么好干嘛?”
“他现在还没有被标记,”医生似乎在斟酌着措辞,“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你还没有标记,但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没有被标记也就意味着alpha的安抚对他来说效果并不大。”
“不是说不能标记吗?”
“通常情况下是这样。一般alpha在标记的时候会克制不住自己,然而这个时候的omega的发情却不是正常omega的发情,身体根本承受不了。”
叶修没作声,示意他接着说。
“但是现在情况有变。他的身体太弱了,需要alpha的调节。”
医生顿了顿,加重了语气,“而且必须是标记了他的alpha。”

清晨的雾气朦胧了整个城市,天空和雾气共氤氲,让人犹如身处梦境。
似乎是个大晴天。
叶修打了个哈欠,等着去给苏沐秋测信息素的医生从监护室出来。
也许是信息素又暂时稳定住了,医生很快就测完了,对叶修表示一切正常,可以进去看看了。
苏沐秋此时也是刚醒来没多久,身体又虚弱,嘴唇都没什么血色。
“真能忍啊你。”叶修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苏沐秋没有回话,只是看着他。
“痛着痛着就睡过去了?缺心眼也没你这样的吧。”
苏沐秋看着他,还是一言未发。
他知道自己这么瞒着早晚都会被发现,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究其原因,还是一种私心吧。他只想要像以前一样相处,不希望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而改变。
——他会不习惯。
叶修知道苏沐秋心里是有点自己的想法,他不准备逼他。
如果还是十七八岁,也许他会沉不住气,会希望事情尽快解决掉,但是他已经不年轻了,他今年都二十八了。
苏沐秋也二十八了。
时间太匆匆,从没留下空让他们停下来踹口气。

“喏,要不要吃点?”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块薄荷糖。
苏沐秋点点头,这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叶修剥开糖纸,把糖喂进他嘴里。
“你搭理下我呗,我自说自话多无聊。”
“我就看你一个人能说多久。”苏沐秋终于开口了。
“我再自言自语几句就没时间了。”叶修无语。

“你现在已经没时间了。”医生打开监护室的门就听到叶修说这句话,也就顺便提醒了一下他,“行了行了你们见得差不多了,快出去吧,让omega好好休息休息,晚上你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聊。”
叶修从被单下握了握苏沐秋的手,苏沐秋轻轻地回握住他。
虽然在感情上都一样笨拙,但好在,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摸索。重新开始。
“行,那晚上见啊。”
“快走吧你。”

叶修出来的时候发现苏沐橙也来了。
昨天下午办手续之前告诉了她这个消息,不过她一直没回,想来应该也是在忙着做战后统计,得空了就会看见,也就没太在意。
昨天晚上空下来后又给她发了这里的地址,今天果然就见到她来了。
“哥哥他……”苏沐橙犹犹豫豫地。
她手机早就没电自动关机了,忙得脚不沾地,昨天才得以休息。今早起来充了电,看到叶修发的这两条信息,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真的……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吶。
“他没事,就是要养养身子。”叶修说。
“部长那边怎么说?”
“就说了下怎么照顾战后omega的事……”叶修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然后顺便感慨了一下,“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提,昨天我被找去谈话的数居然破历史新高……”
苏沐橙没接这个茬,问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那哥哥住哪?”
“住我这,我照顾他也方便一些。你也回来住吧,互相也有个照应。”
“还是不了,我白天来陪陪他就行。”苏沐橙权衡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也好,随你吧。”叶修也不勉强,“苏沐秋这一回来,等再开战的时候,我去前线也能安心点。”
“如果哥哥没能回来呢?”苏沐橙突然问。
“那就只有一个人孤苦零丁地去前线了。你知道,战争彻底结束之前我是不会离开前线的。”叶修说。
“不,我没问这个。”苏沐橙抬起头看向了叶修,似乎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如果哥哥没能回来,你会和其他omega结合吗?”
这个问题很早她就想问了。但她一直在犹豫这么问到底合不合适,再加上也找不到好的时机,所以就一直没能问出口。
但是现在,她突然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叶修对于苏沐橙知道他们的事一点都不意外,面色如常∶“或许会吧,毕竟,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苏沐橙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苏沐秋是她的哥哥,她自然是不希望哥哥就这么成为过去式,但是平心而论,在哥哥被默认死亡的最初最艰难的那几年,叶修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哥哥,都算是仁至义尽的了,没有一丁点对不起他们。如果还要求叶修这么死守着,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但是没有如果。”叶修突然来了一句。
此话一出,苏沐橙突然觉得自己这点纠结在此时此刻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是啊,没有如果。无论是有心还是无心,叶修都等了哥哥十年,而最终,哥哥回来了。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5

“你等我一下。”
路过一家店时,叶修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车,然后就匆匆地下车进了店里。
苏沐秋恢复能力相当强,一般omega遇到这情况起码也要晚上八点信息素才会勉强开始稳定,但下午四点的时候他的信息素就已经达到了出院指标。
医生虽是有点半信半疑,但还是按规矩留院观察了两小时就给办了出院手续。
此刻的苏沐秋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叶修的打火机,等着他从店里回来,然后回家吃饭。
因为某些原因他这一整天都不能进食,此时正是饿得厉害的时候。
很快,叶修就从店里回来了,手上什么都没拿。苏沐秋也不问,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回到了家。
“先吃点东西垫底。”叶修把粥从厨房里端出来,看到苏沐秋窝在沙发里好像快睡着了一样,只好左手端碗右手把苏沐秋从沙发里拉了起来。
“好困啊怎么回事……”苏沐秋揉着眼睛低声抱怨,接过了叶修手中的碗。
“刚刚不是才说饿吗?”叶修借着苏沐秋的手搅拌了一下粥。
“我也不知道……你别捣乱。”苏沐秋迷糊的意识清醒了一下,嫌弃地打了一下他的手,叶修也就顺势缩回手。
勉强吃了半碗,苏沐秋就摇摇头表示吃不下去了。叶修也不劝,把碗放到桌上,半拖半抱地就把苏沐秋弄到了卧室里去。

“下面这个消息可能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们还是得告诉你。”
“你说。”
“现在omega清醒的时候可能会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唔,怎么说呢,尽量在他清醒的时候多陪陪他吧。”
“……什么意思?”
工作人员微笑着没有回答。
叶修猛抽了一口,然后掐灭了烟。

“你不是要跟我做吗?”苏沐秋从迷茫中突然清醒过来,抓住了叶修的手臂。
“你能行?”
“行啊,怎么不行。”苏沐秋反身压制住了叶修,往他身上摸摸找找,“你买的润滑剂在哪呢?”
没等叶修回答,苏沐秋就已经从他大衣口袋里翻出了他刚才买的润滑剂。
发情期的omega可以不用润滑剂,但是非发情期的时候,润滑剂依旧是必需品。
苏沐秋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正想脱掉,却被叶修一把抓住了手腕。
“不想做?”苏沐秋有点焦躁,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你自己发情了都不知道啊?”叶修一把勾过苏沐秋,凑到他脖颈处咬了咬。像是在做标记似的。
栀子花香和奶香糅合起来的味道浓得几乎要凝成实质,无声无息地弥散开来。
苏沐秋一怔,他的确……没有感受到。
是……已经到了极限了吗?
“叶修……”苏沐秋喊了一声之后又嗫嚅着,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显得越发焦躁不安。
叶修看到他这副莫名有些委屈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是眼睛,脸颊,嘴角……一直亲到腺体所在处。
在这个过程中苏沐秋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呼吸却越发的急促。
一种奇异的幽香丝丝缕缕地缠绕着两人,拉扯着紧绷的神经。
情事一触即发。

“标记的话对omega而言还是很危险的,毕竟受苦的始终的omega。是否要标记,这需要你谨慎选择。”

我的选择是,标记。
就赌这一次了。

end


评论(18)
热度(661)

© 鱼子酱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