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酱喔

是因为我太爱你

血与花·番外一

苏沐秋拧开麡锁,没有开灯,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屋子。这个点叶修应该是睡了,刚刚他在庆祝会上喝了点酒,酒量并不太好的他没一会就倒了,还是苏沐秋给扶回家的。然而大家太过热情,不让苏沐秋借着照顾自家alpha的理由从庆祝会上脱身,无奈之下苏沐秋只好在把叶修收拾收拾弄上麡床后又重新返回了庆祝会。

没想到一闹又是这么晚。

进了浴麡室,苏沐秋脱掉沾满汗渍的衣服,敷衍了事地冲了冲身麡子,就关水出来了。年纪越大,越是难以应付这种热闹的场合。倒不是说应付不过来,只是很快就会觉得累了,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能玩了,每次都要休息很久才能把状态调整过来,这就让他越来越不想参加这样的聚会。

不过刚打了胜仗,苏沐秋也不愿因为自己的私人原因扫了大家的兴,再加上他本来也是喜欢和后辈们聊聊的,也就没有过多推辞。

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觉得疲惫。

苏沐秋放轻动作,推开卧室的门,却在下一秒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强烈的铁锈味,仿佛是进攻一般地笼罩住了他。

然后便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吻。

毫无预兆,急切而焦躁。

苏沐秋对此毫无防备,条件反射地想要直接一个背摔,却在感知到这熟悉的信息素后强自收住了手。

被扯进他人的节奏,连呼吸的频率都被掌控,这种陷入被动的感觉让苏沐秋非常不开心,下意识地开始了反击,顺着他的亲麡吻一边回应一边调整着节奏,试图夺回主导地位,而这番举动却让本来潦草的亲麡吻变得越来越粘腻,两人呼吸交错着,喷麡出的气都带着稠密的信息素,欲拒还迎,藕断丝连,最后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感觉到大脑缺氧,分别靠到一边去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抬起头看着彼此差不多狼狈的样子又不可遏制地狂笑起来。

然后又是一阵呼吸不畅的干咳。

“我……我说,你这么无聊,在这里就等着偷袭我啊?你也不怕我把你给废了?”苏沐秋那双眼睛微微上挑,径自望向那位偷袭者。许是刚刚那一番亲麡吻太过激烈,他的眼角都带着水光,眼波流转间显得格外动人。

他的话语是有些嫌弃的,但语气又是很纵容的软。

“你还是气喘匀了再说话吧……”叶修背靠着墙壁,倒是比苏沐秋先一步缓过来,立马开始了嘲讽,“我看你这肺活量不行啊!”

苏沐秋没接茬,闭上眼睛好好缓了缓。

他的发麡情期就在下周,被叶修毫不掩饰的信息素这么一勾差点就被诱导提前发麡情了,此刻还真容不得他继续嘴炮。

但叶修却并不太想给他喘息的机会,很快又欺麡压上去,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抵在墙上,沿着露麡出的锁骨慢慢咬下去。苏沐秋急促地喘息了一声后就咬住了下唇,想要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但鼻息间细碎的气音却罔顾主人的意愿,顺着身麡体的愉悦感断断续续地响着,仿佛在应和着彼此相互磨蹭挑麡逗的动作。

苏沐秋眉头紧蹙,垂下眼帘一声不吭的模样倒是有种说不出的隐忍。叶修含麡住他的耳麡垂轻麡咬舔shì,他不太喜欢地推拒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示出很强烈的反麡抗。

仿佛得到准许般,叶修得寸进尺,用膝盖顶开他的双麡腿,开始一点点蹭。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什么反应都掩饰不住。与此同时,他的亲麡吻又点上了睫毛,鼻尖,尔后又滑上了他的唇。

不知什么时候叶修那双手也探麡入了他的衣服下摆,虚虚地环住他的腰,指尖却游走在他的敏麡感麡带,有一下没一下地撩着。唇和皮肤接麡触的地方火烧一般撩人,热度顺着接麡触处四散开来,将其他部分的皮肤染成了极淡的红色,若是开了灯就很明显,在夜色中倒看不怎么出来。

但两个人都没有开灯的意思,夜色夹杂着窗外微弱的月光为其平添了几分暧昧痴缠。

“要,要做就去床麡上。”苏沐秋偏过头,终于克制不住地开始低喘,语气里有点妥协的意思。许是在会上沾了点酒,脑子也不太清麡醒了,搁平时他绝不会这么顺从,总是要反击两三下看到叶修和他一样狼狈才会收手。

哪怕是在床麡上,苏沐秋也不愿意自己沉溺其中而叶修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总要两个人都陷入其中才满意。

不然就太不公平了。苏沐秋心中嘟囔着。

叶修却没有如苏沐秋所想像往常一样顺着他的意思去床麡上,反而很是强麡硬地继续着之前的动作,大有一副要就地强办了他的阵势。苏沐秋一下子有点急。要他就在这里做虽然不至于接受不了,但毕竟还是太突然,各方面都没有准备,做下来不知道会折腾成什么鬼样子。

刚想抬腿蹬开他,却被叶修早有预料般地压住了腿麡根,一个不稳反而让自己往下滑,叶修急忙往上捞了他一把,这下,显得苏沐秋那一动就颇有些投怀送抱的意思。

“你这是迫不及待了?”叶修低下头看着怀中的omega,颇有些忍俊不禁。

“……滚。”

苏沐秋掩饰性地用手背轻轻碰了碰发烫的脸,想着想着又有点恼麡羞麡成麡怒了,心里暗骂这叶修今天不知道哪根神麡经没搭对,就算是这么多天没做了确实有这个需求,也不至于这么急吧!

“就在这里,试试看,就一次……”叶修敏锐地察觉到了苏沐秋的不高兴,也不想让他气不顺,放软麡了语气小声哄着。叶修也是很少这么跟他说话,这么一哄,反倒像在做梦似的。如果是在梦里……苏沐秋没吭声,他是有点恍惚了,本来就喝了酒,叶修还这么跟他说话来故意扰乱他的思维,他抓着最后一丝理智勉强思索了一下明天的行程,确定没什么重要的事后,半推半就地也就默许了。

也是真的有点迷蒙了。又或者只是单纯借着酒醉的由头,来满足一下自己不太说得出口的好奇心。

这个到底要怎么玩呀,好像还挺有麡意思的。反正,试一试也没什么……吧?就当是满足一下叶修好了。苏沐秋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次非常规的情爱。

得到了默许,叶修更是肆无忌惮了,俯下头细密地啃麡咬着颈窝旁边的肌肤,像盖章一样将其吮出一个个暧昧的红印子,灵巧的手指上下翻麡动着,解麡开了苏沐秋的皮麡带。

前端渗出的液麡体将内麡裤润麡湿麡了一小块,也是有点情麡动了。叶修隔着内麡裤用磨得很平的指甲蹭了蹭前端,引得身下人发出一阵控麡制不住的吸气声,随后不等他适应,手指从内麡裤边缘探麡入,找到目标后,一下一下颇有技巧地按麡压着会麡阴,顺带逗麡弄了一下鼓鼓囊囊的囊袋,另外一只手则探麡入了后方那个隐秘的穴麡口,控麡制着节奏,双管齐下地侍弄着。

苏沐秋瞬间有点腿软。

感知全部集中到了叶修手指接麡触到的地方,脑子更加糊涂了,也没顾得上压抑自己的声音,无比诚实地放开了在他身下低喘了,被弄得舒服了,隐约还带上了些粘腻的鼻音。

而衣物摩擦的簌簌声,粘腻的水声,交错的呼吸,肌肤相触的温度,在苏沐秋面前都化成了忽明忽灭的光,叫人难以分辨真麡实和幻觉。

“你身上现在特别……”叶修忍不住低下头轻轻麡咬了咬他的腺体所在处,随即舔麡了舔浅浅的牙印,似乎在琢磨从哪里下嘴比较好,“特别甜。嗯,特别甜。”

“你是不是……”没喷抑制剂?

苏沐秋的话没有能够说完,就突然消声了。他用麡力地挠着叶修的后背,指节都开始发白,徒劳地抵麡抗着身麡体麡内部发生的变化。

就像是刚泡了牛奶和栀子花的澡,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散发着香甜的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味也就越来越浓,无声地诱麡惑着人来品尝。

苏沐秋的手指慢慢松开,仿佛失去了意识般,意外地坦诚乖麡巧。

叶修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苏沐秋知道自己说了好多话,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说什么了,甚至在叶修再次笑起来的时候也迷迷糊糊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他手下的节奏一下就变快了。

肯定是什么很耻的话。

还是不要想起来比较好。

苏沐秋就在这种幻境般累积的快麡感中抵达了高麡潮。高麡潮过后,他钝化的大脑终于开始了运转,大口大口喘气,眼中也逐渐恢复了清明。

“去,去床麡上……去床麡上做。”苏沐秋闭着眼喘息着,脸上烧红一片,尔后又自暴自弃地补了一句,“要不就快做。”

“好。”叶修笑着回答,拍拍他的腿,示意他环住自己的腰。苏沐秋挣扎了一下,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还是在叶修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个动作。

叶修试探着往穴麡口刺入了一根手指,碰了碰在刚才的按麡压中变得异常敏麡感的前列腺。尾椎上突然炸开的电流让苏沐秋不由得一声惊喘,随即忍耐般地绞紧了双麡腿,也绞住了叶修的手。

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动作太那啥了,耳朵都红了,犹犹豫豫地又给松开了点。

“你……你直接进来。”苏沐秋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去一点后,又重复了一遍,“直接进来就好。”

叶修碰了碰苏沐秋颤麡抖的睫毛,非常干脆地抵了进去——而苏沐秋的后面在高麡潮之后敏麡感得不行,甫一进去就把他缠得死死的,叫人动弹不得。

“……唔。”

“你先放松……”叶修克制着自己硬上的冲动,温声安抚着苏沐秋。

其实他就算硬上也没什么关系,发麡情期的omega身麡体上本来就做好了被麡插麡入的准备,就算是做得粗麡暴一点也不会伤害到此时的omega。但是叶修不想让苏沐秋觉得自己在用AO之间特殊的关系镇麡压他。他会不开心。

苏沐秋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仍觉得抵进来的触感太过明晰,仿佛只靠想象就能描摹出它的形状,这种感觉……有点耻。

更何况这个姿麡势借了重力的作用,能进得特别深;而近乎悬空只能靠着叶修和墙才能稳住身麡体的不安全感让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根本放松不下来。

“不行……叶修我们换个姿麡势……”苏沐秋低声示弱。

“试试看……试试看好不好?”叶修带着商量的语气,却并没有做出退出的举动。

俨然是非要这么做不可的架势。

苏沐秋一气之下本想推开他,但叶修却深谙他那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又是放软口气磨了他一阵。苏沐秋哼哼了两声,勉强算是同意了,也就没再说什么去床麡上做的话了。

整个进入的过程都非常缓慢,前端抵着前列腺磨了好一阵,全部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痛……”苏沐秋吸了下鼻子,让人有种他被弄哭了的错觉。

其实叶修也算是个技术好的了,虽然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姿麡势,也没有把他弄得很疼,而苏沐秋故意这么说,只是单纯为了让叶修知道他不好受罢了。

叶修也知道苏沐秋是故意的。

但知道也没用啊,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忍不住会心软。

“苏沐秋大大这是在求抱抱?”

——结果还是忍不住逗了逗他。

“脸呢?”苏沐秋极其简洁地回了两个字。

但叶修还是轻轻抱住了他。

动作温柔得让苏沐秋几乎生出了一种难以启齿的羞赧。但叶修随后的话让他又要炸起来了。

“那我慢慢动啊……”叶修尝试着动了动,立刻就被苏沐秋两条长麡腿给束缚住了。

“不行,你快点。”苏沐秋也是很强麡硬的。

开玩笑,这种姿麡势,要是慢慢来,不知道会磨到什么时候去!

“真是好热情啊……”叶修装作一脸惊讶,眼里却满是揶揄,把苏沐秋气得直想吐血。

这人怎么总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好在叶修也是见好就收,没再去挑战苏沐秋的忍耐极限。他一边试探着动,一边观察着苏沐秋的反应。虽然苏沐秋嘴上说着要快,但毕竟比不得二十出头,适应期多少还是要的。苏沐秋紧蹙的眉头在叶修的耐心抚麡弄下渐渐舒展开来,手臂交麡缠着开始有了索求的姿态。

“快一点……”虽然还是不喜欢这个新姿麡势,但他对自身欲麡望倒是非常坦诚,此刻尾音微微上扬,显然是得趣了。

叶修忍不住亲了亲他的眼角。

他觉得现在的苏沐秋真是可爱极了。

速度渐渐加快的时候,苏沐秋有点受不了似的蹭了上去,喘息着想要说些什么,又被叶修一个吻给阻止了。迷迷糊糊地又要被叶修的节奏给带走,却在最后一个激灵,稍稍推开叶修:“不要弄在衣服上……这个明天还要穿……”

“等下去浴麡室帮你清理一下,顺便洗掉。”叶修轻声哄着,固定住不停颤麡抖的腿麡根,快速进出着,做着最后的冲刺。苏沐秋在此番折腾中越来越没有力气,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叶修。

只是啜泣一般地喘息着。

最后释放出来的时候,苏沐秋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还是被叶修拉着拽着弄进浴麡室的——叶修倒是想发挥一下alpha的优势直接把他抱起来,但苏沐秋死活都不愿意,也只能退而求次了。

说是要清理,结果到浴麡室之后没忍住又来了一次。

清洗苏沐秋腿上浊液的动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慢慢变了味道,叶修的手指抚麡摸的姿态开始有了挑麡逗性,躺在浴缸里的苏沐秋下意识地合拢双麡腿,又被叶修给强麡硬地分开。

“你给我出去!”苏沐秋有些炸,没有什么威慑力地推了他一把,像极了一种欲拒还迎的邀请。

“不要。”叶修开始耍赖了,甚至开始对着他的耳根说荤话,“你都这么湿麡了啊,碰一碰都抖得要命,还让我出去啊?”

苏沐秋咬牙,一个字都不想说。

因为他是真的对叶修的抚麡弄特别特别有感觉。

叶修变本加厉地滑了上去,碰了碰精神抖擞的小东西,又滑麡到了那湿麡软的入口。那个地方才被开拓不久,在叶修的手指抽麡插下显得格外柔顺。和它的主人一模一样。

而鼻息间的花香更加浓烈了,仿佛是裹了牛奶般那么诱人。

这是苏沐秋信息素的味道。

苏沐秋闭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流露麡出一种惹人怜的脆弱。

“你抱抱我……”他特别小声的,像是怕被别人听到一样。

“好。”叶修便俯下麡身轻轻抱了抱他。

苏沐秋手臂搂挂在叶修的脖子上,磨了磨牙,一口咬上了叶修腺体所在处。

那被诱发出来的铁锈味便越加浓烈了。

这是他们所熟悉的战争的味道。

他们两个,十五岁相遇,十八岁分离,到了二十八岁才得以重新相见,却都在战争里沐浴了十三年,战争,已经变成他们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只要他们在一起,他们就会记得。

那丝丝缕缕的花香味混着铁锈味,慢慢盈麡满了整个浴麡室。

叶修用膝盖顶开苏沐秋的腿,两个人肢麡体交麡缠,亲麡密无间,浴缸容纳两个人还是有些勉强,但正因为这一点勉强,让他们每一次相触都变得无比撩人。

渐渐地,两个人连呼吸的频率都开始重合了,叫人分不清楚。

“玩点新的?”叶修打开了暗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微型跳麡蛋。

苏沐秋没回答。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

叶修按麡压了一下苏沐秋的穴麡口,把跳麡蛋慢慢地推进去。

还没有打开开关,所以苏沐秋也仅仅只是不适地咬了咬下唇,等叶修觉得放到一个让人满意的地方时,按下了最低频率那一档,苏沐秋才开始有了抗麡议的动作。

“发麡情期啊,你就不能痛快点?”苏沐秋一边喘一边说,断断续续的,有点埋怨的意思,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不会等多久的。”叶修回答。

也真是没有等多久,微型跳麡蛋本来就是给双人设计的,这边苏沐秋刚刚才适应过来这个频率,叶修就进来了,这一下,才叫真的塞得满满当当的。

“……靠!”苏沐秋忍不住爆了粗口,不算长的指甲竟也在叶修的背上划下了好长一道红痕。

老实说他们自标记以来就没用过什么情麡趣玩具,买这些也只是纯粹是觉得好玩,根本没想过要用。苏沐秋也不知道,这玩意竟然是这么个玩法。

他以为叶修是想来个预热或者别的什么,弄完了就会把它拿出去,然后再进来。

结果他,他就这么进来了!

低频振动的跳麡蛋被推到了生麡殖道入口,那个地方也是刚刚才打开,将近一个月没有触麡碰过的地方,被这种小东西磨得很快就软成了一滩水。叶修进入得也并不深,仿佛是算准了一样,那跳麡蛋就在生麡殖道入口浅浅地进出,带来一波波陌生的情潮,苏沐秋的指甲紧紧地掐在叶修背上,仿佛通麡过这种方式就可以缓解自己越来越控麡制不住的情麡欲。

很快乐。

但是这种快乐是很陌生的,从未经历过的,让人无措,让人害怕。

如果是叶修的话……

如果是叶修的话,又觉得无论怎么样都是愿意的。他给他的疼痛,快乐,他都愿意接受。如果叶修喜欢的话,他愿意由着他来。他纵容他偶尔的耍赖,任性,甚至略显过分的要求,他都愿意满足他。

爱得太久,连纵容都变得那么波澜不惊。

这次苏沐秋射得特别快,高麡潮来得太仓促,大脑都是晕眩的。

射麡出后,他才松开了自己抓着叶修后背的手,有些茫然地,好像被清空了内存,不知道该做什么。

“喜不喜欢?”叶修贴近苏沐秋的耳朵,刻意拉低音调,轻声问。

苏沐秋还是没有回答。

但是眼神却渐渐有了焦距,直直地看着叶修,有些温柔,有些深情,很多平时说不出口的,不知道怎么说的东西,都在这一眼里传达了出来,湿麡漉麡漉的,承载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喜欢和爱。

叶修亲了亲他的眼皮,退出来,拉出那个微型跳麡蛋,复而重新进入了他。

进得不像刚才那么浅,这次是全麡根没入,生麡殖道里刚被磨得湿麡软的肉柔顺地接纳着入侵者,欢迎着它的到来,有麡意识一般,不断啃麡咬着前端最敏麡感的部位,竭尽所能地讨好着这个大东西。

叶修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奔腾,努力克制着自己射麡精的欲麡望,勉强抽麡插了几次,还是尽数交代了出来。

两个人都是快乐的,性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感觉快乐的事,也因为眼前的人,得到了双倍的快乐。

怎么能够不快乐呢?

如果分离让人痛苦,相聚又怎么能够不快乐呢?

不知道在浴麡室里到底做了几次,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躺在床麡上的,只知道情事结束之后,苏沐秋累得几乎想要沾枕就睡。

但是苏沐秋还是挣扎着睁开了眼皮,拽了拽叶修的小手指。

“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有一点。”叶修倒是承认得很痛快。

“心情不好,所以你来折腾我啊?”苏沐秋挑了挑眉毛。

“也不是……你别误会我不是找你出气。”叶修这次倒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一开始确实存着折腾他的心思,但是实际上手又舍不得了,只是单纯地想要让两个人都快乐。这么好的一个人,哪里真的舍得折腾啊。

“我知道,”苏沐秋捏了捏他的手掌心安抚他,“别紧张嘛我开个玩笑。”

叶修回握回去,干燥却温暖的手半包裹麡着苏沐秋那只比他略小一号的手,在壁灯的映射下生生多了一分温柔缱绻。

“为什么心情不好?”苏沐秋又问。

叶修难得有些不自在,干咳了两声,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不想说啊?”苏沐秋笑。

“不是,哎你先别问了等这次发麡情期过了我再告诉你怎么样?”叶修开始打马虎眼。

“那我猜猜啊,”苏沐秋笑意更明显了,“你是不是吃醋啊?”

叶修避开他探询的眼神,又是干咳了两声。

“我去还真是啊?!”苏沐秋这下是真的笑出声了,“你多大了啊叶修大大?至于吗你!”

“你说我至不至于,这么多天了你都不回家,呆在一群alpha中间,搞得我觉得自己特别没有吸引力你知道吗?”叶修也干脆坦白了,语气里是很纯粹的郁闷。

“以前你可不这样啊?”苏沐秋还是笑,“怎么啦,年纪大了,反而还闹上脾气了?”

叶修听到这话更郁闷了。

怎么的,年纪大了吃个醋都不行了?再说,他哪有很老啊,也不过才三十多岁而已嘛,正是壮年呢!

“好啦好啦,不气不气,我下次注意点呗,叶五岁?”苏沐秋这下是纯粹地在逗他了。

“喂喂,”叶修不满地捏住了他的鼻尖,“你给我差不多点啊。”

苏沐秋意思意思地躲了躲,见没躲过也就索性让他捏了个够。

“你说你是不是傻啊。”苏沐秋有点无奈,“连你后辈的醋都要吃。”

也就是苏沐秋了,不然谁愿意这么宠着他由着他乱来啊。

“有时候吧,人哪,吃起醋来是不讲道理的。这个我也没办法控麡制啊。”叶修一副比苏沐秋还要无奈的样子。

“好了好了,先睡先睡,不睡饱等下哪有力气做。”叶修干干脆脆地一把将人搂在怀里,简单粗麡暴地结束了这个让他有些不太适应的话题。

苏沐秋也不说话了,蹭着叶修的颈窝,亲麡昵地回抱住他,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

而那还未散去的,栀子花的幽香,和淡淡的奶香,就这么萦绕在叶修的鼻尖,伴随他入梦了。

评论(8)
热度(346)

© 鱼子酱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