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酱喔

是因为我太爱你

血与花·番外三

团子刚刚出生的时候整张小蠦脸都是皱巴巴的,叶修戳了戳他小小的脸,说他长得就像个团子。苏沐秋不高兴,但当叶修把孩子抱给他看的时候,他还是沉默了。两个爸爸看着团子陷入了哀愁,别家的小孩好像不这么皱啊,为啥我家的长得这么丑呢?
——都不懂为什么他们的儿子会是这样。
赶来的苏沐橙也是一脸无语,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去研究过小孩子小时候到底长啥样吧?!
好在他们很快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因为有个更让他们纠结的问题出现了。
到底要怎么养小宝宝啊?

团子的到来让叶苏二人着实忙乱蠦了一阵,两个爸爸之前都选择性无视了安文逸之前给的omega产期护理手册,因此对团子在预产期之前咚一下跑出来见这个世界都没有心理准备,抱佛脚似的唰唰唰把手册翻到最后关于宝宝的几页,像两个刚读书的小朋友一样认真地做笔记,以便安全地实践在团子身上。
——好在他们有个靠谱的助手安文逸,还算是平稳地度过了新手期。
当团子再长大一些,大概是一岁的时候,各国表面上的和平终于在一次枪声中被撕蠦破,叶修作为指挥官必须返回前线作战,那个时候苏沐秋身蠦体也好得七七八八,对返回前线配合作战跃跃欲试。但碍于小孩无人照料,带上战场又时常顾及不到孩子,最终还是没能去成,只得留在境内每天定时上网截获战报了解情况聊以慰藉。
结果没想到因为苏沐秋这个定时截获战报的行为,竟然阴差阳错地截到了敌国的战报。
他想了想,还是趁外出买菜的间隙把这个战报上交给了对外战争的直接负责人。
既然自己现在的定位是家庭主夫,那就不要趟这趟浑水了吧。苏沐秋漫不经心地想着。
没想到负责人拿到战报后却紧紧蠦握住了苏沐秋的手,说一定要把他送到前线去作战,这种精妙地截取战报的技术,已经越来越罕见了,苏沐秋是稀缺的人才啊。
什么,你说你还有孩子?孩子没关系,我们负责保护!
然后苏沐秋就稀里糊涂地带着团子一起和叶修团聚了。
    ——后来苏沐秋才知道其实当时他是认为自己有通敌的嫌疑准备把他关蠦押起来审问,只是走到一半负责人悄悄开启的视蠦频中的冯宪君认出了他来,才是被真的送到了前线。

不过说真的,苏沐秋也不在意这个,因为他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挺有自信的。

在前线,苏沐秋的初始定位也是和关榕飞差不多的,就算有小孩子在身边也可以保护到,许是因为他还不够被人信任,工作量也并不大,因此他的自蠦由时间还是挺多的。
叶修和苏沐秋虽然同在兴欣,但一开始因为所在部门不同的缘故,还真没有见过面——叶修是不知道他来了,苏沐秋是在借着专蠦业设备兴致勃勃地做着之前一直想蠦做的一些研究,“去找叶修”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出现了一秒钟就被他遗忘了。
和苏沐秋共事的同事也不知道苏沐秋的爱人是叶修,毕竟这件事苏沐秋不会主动说,他们也没有那个闲心去问,相处近半个月,还是只知道他是因为天资聪颖破格被送到这里来的技术人员。
这种同在一个地方却没有见面的诡异状态终于在第三周被打破了。那天刚好处于一役后的休整期,兴欣的氛围相对而言比较轻蠦松,团子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到处跑,转身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眼睛一亮,咚地一下抱住了那人的腿。
“爸爸!”团子高声叫着。
叶修一惊,弯腰抱起团子,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真是自家那个:“你怎么来……”话音未落,叶修褔如心至。
自家小孩出现在这里,那作为孩子他爸的苏沐秋肯定也是在这的,至于他们是怎么来的,叶修想着按照苏沐秋那个性格……
啧。
“你那个不靠谱的爸爸呢?”叶修蹭了蹭小不点的脸。
“爸爸!”团子眼睛一亮,对着叶修背后喊了一声。
叶修回头。
苏沐秋对上叶修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了。叶修看着苏沐秋笑,自己也没忍住笑了。
“你笑什么啊。”叶修走过来用手肘碰了碰苏沐秋。
“就是,有点违和感。”苏沐秋摸了摸鼻子,“看你那个样子还怪帅的。”
“那是我本来就长得帅吧?”叶修无比自然地说。
“鸡皮疙瘩要掉地上了……”苏沐秋做出十分夸张的动作,“这只是光线和角度的问题好吧,和你的脸并没有多大关系!”
“光线和角度只是锦上添花吧?”叶修理直气壮地说着。
“你就是花式夸自己帅吧。”苏沐秋啧了两声,接过不停挥着小胖胳膊的团子亲了一口,“还是我小宝贝帅。”
“大宝贝呢?”叶修把团子和苏沐秋一起搂在怀里,亲蠦昵地蹭了蹭苏沐秋的脸。
“我靠,叶修你肉不肉麻啊……”苏沐秋抖抖身蠦子,一副很受不了他的样子,“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变这样了……快点恢复正常好吗?”
叶修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他。
“我想你了。”然后他突然说。声音很小,像是在说悄悄话,不过他们呆的这个地方除了他们也没别人了,实在没有说悄悄话的必要。
但他还是说得很小声。
苏沐秋顿了一下,然后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好吧,我也想你。”
声音也是很小的,只有叶修才能听到。
团子眨巴眨巴眼睛,没有开口说话,搂着苏沐秋的脖子做出一副睡觉的样子。
见团子困了,叶修和苏沐秋便一起把团子抱给了一开始说负责孩子安全的人,叶修随后把苏沐秋拐到了他住的地方去,路上也就顺带问出了苏沐秋的近况和他到这儿来的前因后果。
期间苏沐秋多次表示想要回去继续工作,都被叶修以“休整期刚刚开始分析部还没忙完你们不用急”的原因打回去了。
到了叶修住的地,苏沐秋前脚刚跨进去,叶修后脚就把他摁下来亲了。
特别热情特别激烈。
苏沐秋一开始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也同样热情地回应着,结果这一亲似乎就收不回来了,而且大有一把火烧了一大片森林之势。等到叶修快要扒光苏沐秋的衣服,苏沐秋才挣扎着把他推开。
“别别别……”苏沐秋气还有点喘不匀,“现在不行。”
叶修没说话,但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努力压抑着身蠦体和心灵的双重冲动。
现在没有套子,确实不太适合做这事。叶修冷静了一下。
——但还是好想……
叶修低头啃蠦咬着苏沐秋的脖子肉,磨得苏沐秋偏头,不住喘气:“我就知道你把我拐过来目的不纯……”
“嗯。”叶修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在苏沐秋身上亲蠦亲舔舔蠦咬咬。
除了脖子上怕留下痕迹只是牙齿碰碰的咬,其他可以被衣服遮住的地方都是被舔蠦咬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暧昧得不行。
“我想蠦做……我想和你做,就只是你。”叶修嘴唇滑蠦到苏沐秋耳边,黏黏糊糊地说着。
苏沐秋的耳朵都在泛红发烫。
“别闹……”他推了推叶修,但并没有怎么使劲。
叶修知道他态度算是软蠦下来了,便越发得寸进尺。这里咬咬那里摸蠦摸,像野兽在确认食物一样。苏沐秋简直觉得全身都开始泛红发烫了。
“我,我用手来吧……”苏沐秋到底还是有些犹豫,“来。”
苏沐秋伸出手想要探下去,却被叶修一把抓蠦住。
“换个方式吧。”
“……嗯?”
“把腿分开点,然后夹蠦紧。”
“……我靠。”苏沐秋瞬间明白过来。
“苏沐秋……苏沐秋……”叶修轻声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那语调越来越让人心跳加快。
苏沐秋想着现在也不算特别忙,控蠦制一下做一做应该也没什么大的问题,再说他们也确实很久没做了……他就这样一步步劝服了自己,最后彻底放弃了抵蠦抗。
“你越来越变蠦态了……”苏沐秋小声抱怨着。
苏沐秋的信息素弥漫开来,栀子花的香味和淡淡的奶香裹得他像一块诱人的蛋糕。
“你好甜。”叶修的凑到他腺体的位置,轻轻蠦舔蠦咬了一下。
最后叶修释放在他腿蠦间时,苏沐秋也紧跟着抵达了高蠦潮。平复了一下呼吸后,叶修起身去拿毛巾给自己和苏沐秋清洗身蠦体。
激烈运蠦动过后苏沐秋有点犯困,窝在叶修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蠦势没多久就睡了过去。叶修搂着他,看着久未见的爱人,看着看着也跟着睡了过去。

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温情,有战争,有离别,有苦痛。走着那条长长的路,一开始是两个人,后来是一个人,没有光,也不是全然黑蠦暗,路边零星地散落着血红色花瓣,被踩得破碎。
这路还有多长呢?
这梦还有多长呢?
在不同的地方,他们都在想着同样的问题。

总会相见的。
无论他们在哪里。











评论(9)
热度(259)

© 鱼子酱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