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酱喔

是因为我太爱你

星空 (下)

9

苏沐秋接了一捧水草草地洗了把脸,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他觉得自己现在脑子不是特别清醒,心中那滚烫的思绪仿佛连带着血液一起透出了皮肤,镜子里面自己锁骨周围的皮肤都透着红。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红得似乎太不对劲了。

“你该不会对那个alpha信息素类似物过敏吧?”

叶修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苏沐秋迟疑地按向了自己后颈的腺体——似乎还真有点肿?

他转身回屋,从医药箱里面翻出了一支自己以前过敏用的外用药,仔细看了一下说明书之后就对着自己泛红的皮肤涂了上去。可是没想到这此的过敏不是以往的那种普通的过敏,这种外用药对它完全失去了作用。它来势汹汹,原本只是脖子有点红,但才过了半小时,这红就蔓延到了整个身体。

苏沐秋不得已,只好给陶轩打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表示自己可能要去医院看看。陶轩一听这情况就有点急,拉着正在和自己谈事的叶修,一起把苏沐秋送到了医院。

“他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吗?”接诊的医生问。

“没有,上次都没问题,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陶轩说。

“他这用的哪个牌子的?什么味道?”

“用的是……”

在陶轩和医生就苏沐秋的病情进行交流时,叶修默不作声地从陶轩身边走开,来到了苏沐秋那儿。

他有点不太放心苏沐秋一个人呆着。

苏沐秋靠在椅子上,整个人恹恹的。

叶修想了一下,小心地把人给搂了过来,尝试着释放了一点点信息素安抚他。

苏沐秋刚开始还挣扎了一小下,后来发现叶修这样做让自己好受了一点,也就任由他搂了。

医生抬头看到了这一幕,了然地推了推眼镜:“有alpha的时候就别用那个了,alpha信息素类似物和真正的alpha信息素相碰会发生化学反应的,赶快停用。这种情况让alpha好好安抚一下就没事了。”

苏沐秋听到这话,强撑着精神眨巴了两下眼睛:“叶大大,靠你了。”

叶修拍了拍他的脸:“好点儿了吧?”

“……喂,喂,我可是病号,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苏沐秋瞪大眼睛提出抗议,“拍哪儿不好非拍我脸?脸是不能碰的你知道吗!”

“这可不赖我,你这过敏得,除了脸哪儿都不能碰。”

苏沐秋不满地哼唧了两声,却也没再说什么了。

叶修谨遵医嘱,返回俱乐部的时候也紧紧挨着苏沐秋,确认自己的信息素能够安抚到苏沐秋。

苏沐秋倒是很潇洒,身体的不适被叶修的信息素给压制后,打了个哈欠就靠着叶修的肩睡过去了。

之前叶修搂着苏沐秋的时候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地想让他好受点。现在苏沐秋这么毫无防备地靠着自己,还因为其身体渴望信息素的缘故时不时往他这边蹭,叶修的所有知觉又不打一声招呼地全部回来了。

他想起之前搂着的那具柔软的、温热的、属于omega的身体,那隐约露出的锁骨,空气中依稀还有那股苏沐秋惯用的洗发水的味道,都让人莫名发热。

因为还处于发情期末期,苏沐秋身上浅淡的薄荷味犯规似的顺着他后颈处的腺体晃晃悠悠地飘进了叶修的鼻子里。

——避无可避。

那清甜的,属于苏沐秋的味道。

就像那次梦里,他坐在自己身上……

打住。

叶修别开视线,暗自深呼吸了一下。

AO之间的信息素吸引实在是太害人了。

叶修迅速闭上眼睛默背技能表。

10

从医院回去之后没几天,苏沐秋的红都退得差不多了,也没那么不舒服了。本来按理说他还要静养几天的,但陶轩突然接到一个广告商的电话,说是有个代言,指名要苏沐秋去,问他是否愿意来参加。

这还是嘉世第一次接到这种商业性质的活动。

陶轩心里很激动,恨不得立马答应,但考虑到苏沐秋的身体,还是来问了问他的意见。

苏沐秋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叶修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没有劝苏沐秋。这个家伙决定下来的事,不坚持到最后实在不行的时候是不会动摇的。他最终只是跟苏沐秋说自己也会去看看。

“你又不拍,跟去打杂啊?”苏沐秋槽他。

“这多值得纪念啊!从网瘾少年到电竞明星的转变,不得不看。而且我还得拍个照什么的,以后卖出去分分钟上万啊。”叶修表示。

苏沐秋懒得理他,相当于默许了他的提议。

于是他俩就这么一起坐车去了会场。

结果没想到会场里面人还不少——alpha、beta、omega都齐全了。不知道广告商从哪儿找来的这么多人。

他们各司其职,显得忙碌而充实。

负责接待他们的人看到他们来了,带着职业化的微笑走过来,跟走在前面的陶轩简单地聊了几句,就将话题引向了正主身上:“这位就是苏沐秋吧?你……”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着苏沐秋不太对劲的反应有些迟疑。

——发情期尚且不稳定的苏沐秋被会场里面混杂的各种信息素给冲得身体隐隐发热,他嘴唇苍白,脸颊却红得厉害。

叶修一转身就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沐秋,意识到发生什么后,他就一把把苏沐秋拉了过来。他身上淡淡的红木香气迅速变浓,直到达到界定的范围才变得收敛起来。

叶修在这个时候释放信息素,是为了安抚,也是为了保护。

发情期的omega一旦沾染了alpha的味道,就代表他已经有主,不能再动。如果不守规矩硬要动,那就会演变成一场暴力的抢夺战了——会场里面的a都是高素质的a,也不会破坏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

苏沐秋咬紧了嘴唇,身上开始大滴大滴地冒汗。额头、脖颈、后背,大片大片都是水,不像是正常发情,倒像是突发急病。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发情也是病的一种。

叶修一手搂着他,一手翻出他外套口袋里的药物,一目十行地看了眼背面的说明,又重新给扔回了口袋里。

此时此刻,广告商那边的人也意识到了苏沐秋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第一时间叫来了为预防突发状况而特意聘请的医疗团队,想帮助苏沐秋解决一下身体问题,叶修本也打算交给专业的来,但突然发现这个医疗团队里面居然有个成年alpha——这种让人不安的不稳定因素让叶修不肯放人,坚持要自己把他送到医院。

那个成年alpha本想解释一下自己喷了抑制剂很安全,但想到alpha对omega与生俱来无法解释的变态占有欲,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浪费口舌比较好。

广告商见此也只好作罢,改而派了一辆车出来送他们去医院。

到了医院后,叶修还是选的之前接诊苏沐秋的那个医生来诊治。

“都说了这段时间不要把他带到人群多的地方去,怎么还是要去?医生说的话都不听啊,觉得身体好了就开始到处乱跑,你们是以为自己可以当医生了吗……”那个医生看到苏沐秋现在的状况,不太高兴地说了两句,“好了,把他放开,先测一下信息素指标。”

医生用消毒纸片擦了擦苏沐秋的腺体,就拿出信息素测试仪,让上面的一次性毛细针管在腺体上刺了一下。

各项指标数据就出现在了测试仪的显示屏上。

医生看过后,又把苏沐秋的衣服掀开,摸了摸他的后背。

“没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就好了。”医生拿起笔开始写病历单,感觉到叶修略带敌意的视线,依旧不动如山,“我是医生,都不知道摸过多少omega的后背了,你也别太在意。我知道你们这些刚刚成年的alpha没啥控制力,但我这个beta啥也没干,就只是看病而已,你还是尽量收着点吧。”

叶修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其实他也不想的。但正如医生所说,他现在确实有点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了。苏沐秋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只知道凭本能抓住叶修的衣角,压根没注意他俩在说什么。

医生把写好的处方给他,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让他去药房拿药。

叶修依言拿了药,就把苏沐秋给带了回去。

他在车上给苏沐秋吃了药,回到房间后苏沐秋就清醒了些,只是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叶修叹了口气,捋起袖子,给苏沐秋擦了擦脸。

“多喝点水,补充一下水分。”叶修把水杯递给他。

苏沐秋不太舒服地皱了皱眉,接过水杯喝了下去。

“你现在暂时不能洗澡,我去把毛巾拿过来,你自己擦擦身体换一下睡衣,好好睡会儿。”叶修想了想又补充说,“有问题叫我,我就在这看着你。”

似乎是因为发情的缘故,苏沐秋的反应有些迟缓,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了个“哦”。

然后他就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面了。

“你干嘛呢?”叶修想把他翻过来,“想闷死自己啊?”

“哎,我困了,别再动我了啊。”苏沐秋小声地说。听起来不像是困倦,反而隐约透露出一种哀求。

“那你躺着睡,趴着睡对身体不好。”

苏沐秋哼唧了两声似乎在表示拒绝,叶修觉得不太对劲,不顾苏沐秋的反抗,强硬地把他翻了过来。

当叶修把苏沐秋翻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满脸都是泪。

苏沐秋吸了吸鼻子,有点尴尬地抹了一把眼泪,鼻音也出来了:“都叫你别动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很丢脸啊……这个发情期好烦啊……”

11

苏沐秋大概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

他知道是叶修在照顾他,给他擦脸,喂他吃药。叶修这个人平时说话嘲讽,很容易把他撩炸,但温柔起来也是真的很温柔。

“多喝点水,补充一下水分。”

“你现在暂时不能洗澡,我去把毛巾拿过来,你自己擦擦身体换一下睡衣,好好睡会儿。”

“有问题叫我,我就在这看着你。”

他细心、体贴,做了身为朋友该做的所有事。

他甚至担心自己会尴尬,都没有像以前那样简单粗暴地扒掉自己的衣服给他擦两下就套上睡衣。

明明之前想着,如果能借着朋友的名义做点稍微亲密的事,就会很满足了吧。可是现在,叶修对他这么好,这么温柔,苏沐秋几乎以为叶修也是喜欢他的了。

可惜不是。

偏偏不是。

那这样的亲密,这样的好……

都只是因为自己是他的朋友。

他因为生病和自己的情绪而恍惚失神,当他反应过来要回应叶修时,已经有点迟了。

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眼睛开始酸涩了,有种强烈的要流泪的预感。

他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的脸藏起来。

这太丢脸了吧,自己都多久没有哭过了啊!

不应该啊。

太不正常了吧,自己怎么会是这样的!

这也太……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看见!被他看到了该怎么解释啊!还要不要人活了!

他想叶修赶快走,越快越好,可是这个时候越想做的事越是做不成。

叶修还一直在试图把自己给翻过来,他怎么反抗都没用——当自己的脸暴露在灯光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

这糊自己一脸的眼泪……到底要怎么解释啊!

“都叫你别动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很丢脸啊……啊啊啊这个发情期好烦啊……”他紧张得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等下我找找纸!”

“……你这哭得也太夸张了吧?简直是完美地演绎了‘涕泗横流’啊……只是过敏而已,又不是绝症……”叶修一脸无语地把纸盒递给他,“放轻松好吗,没事的。”

苏沐秋扯了张纸擤鼻涕,鼻音还未去,清醒过来,又想起自己刚刚夭折的正事:“我其实比较关心代言的事。我才刚到呢,就这么倒了,这事儿是不是就这么黄了?”

“黄了就再接其他的。”叶修把人按到床上,“别想那些了,你都病成这样了,能不能安静地睡会儿?”

“……身上黏糊糊的,还没换睡衣。”

“……行,我现在就给你去拿。”叶修说。

苏沐秋抿了抿唇。

朋友……就朋友吧。

毕竟也不是谁都可以当他这么好的朋友的,对吧?

能够享受这样的亲密和温柔,也很好了。

12

陶轩次日一早,打电话过去探他们的口风。

说了没几句,他就意识到这个代言可能是真的要保不住了。

广告商自然是客气又留有余地,给的说辞是既然医生说要静养那实在没办法不遵医嘱,不能再次劳累他了,毕竟身体是最重要的,以后有合适的机会,一定会请他的。

言下之意,就是这次的代言还是就这么算了吧。

苏沐秋对此非常过意不去,想请陶轩吃顿饭好好补偿一下,陶轩却摆摆手,也跟苏沐秋说身体最重要。

“这些都没关系,你们是职业选手,还是要认真打比赛才是啊。”

陶轩拍了拍苏沐秋的肩。

“那肯定的,绝对拿个冠军回来。”苏沐秋笑。

“一个恐怕不够哦!”陶轩也笑。

“那就两个!”

两个人又说笑了几句,苏沐秋才装作不经意地说:“第一次把我送医院那天叶修来得这么及时,动作这么快,简直把我吓了一跳。这算是他从外面赶回来的速度历史新高了吧!”

“嗯?”陶轩一脸莫名其妙,“那个时候他和我在一起啊。”

苏沐秋正在疑惑,陶轩又一拍脑袋:“哦对,之前他是去外面买东西来着,估计是买烟了吧!你真以为他能跑这么快啊?”

苏沐秋“哦”了一声,也没继续说下去,顺势转开了话题。

原来只是去买烟了吗……

电脑旁的仙人掌安安静静地呆在那,苏沐秋手托着下巴,看着电脑屏幕,似乎在思考什么战略问题。

然而电脑屏幕上只有一个单调的桌面。

——以及一只顽强的QQ宠物。

“发呆?”叶修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

“……我去,”苏沐秋气没顺过来,不小心被呛了一下,“你干嘛偷偷摸摸地进来?悄无声息的,要做贼吗?”

“好像是你太专注发呆了没听到吧?”叶修瞟了他一眼。

苏沐秋侧过身,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胡扯,我听力过人好吗?”

“那你还能听不到我进来的声音?”

苏沐秋喝了一口水,正欲说话,叶修却提前一步开了口。

“你……”叶修突然开口又突然消声。

苏沐秋“啊”了一声,没明白过来他要干什么,只是看到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你身上……”

“……什么?”苏沐秋下意识地问。

薄荷的香气萦绕在他们之间,仿佛在引诱着什么。

叶修循着那股清冽的薄荷味,俯下身来凑到了苏沐秋跟前。

他的眼睛颜色很黑,和苏沐秋偏浅的瞳色不太一样。

看起来很漂亮,让人想到夜空。

苏沐秋眼睛瞪大,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减缓了。

他的动作在苏沐秋的眼里无限放慢,自带延迟。

这个时候,应该要说点什么才好吧。

或者推开他?

苏沐秋这么想着,身体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还是自然点比较好吧?不然就太欲盖弥彰了?

叶修的脸越凑越近,两个人的呼吸都交错到了一起。

——苏沐秋几乎以为他要亲下来了。

“原来你在吃薄荷糖啊,我还以为你信息素溢出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非常自然地往后退开。

苏沐秋的表情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恢复平静,眨了眨瞪得太久而有些干涩的眼睛。

“嗓子疼,没买润喉糖就将就吃的这个。”苏沐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递给了叶修,“喏,还挺好吃的。”

他给出了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都是汗。

13

叶修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手心因为紧张而微微汗湿。他尽量不碰到苏沐秋,小心地拿过糖。

这糖的味道和苏沐秋身上的薄荷味很相似。

但再相似这也不可能和真正的信息素有一样的功效——比如吸引alpha。

叶修无法解释自己刚才那已经接近性骚扰的举动。

没有信息素的话alpha会被omega吸引吗?

理论上是不会的。

但……omega天生就对alpha有吸引力啊?

更何况之前苏沐秋发情期的时候,自己不是也控制不住地做了一个不好描述的梦吗?

所以这到底是……

叶修眉头微皱,已经有点理不清现在的状态了。

反观苏沐秋倒是很悠然自得,从口袋里又拿出一颗薄荷糖吃了起来,不仅如此,他还打开了一个聊天框,字打得飞快——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聊。

想这一点的时候叶修心里突然有点说不清楚的烦躁,这烦躁很轻微但却让人无法忽略。

“苏沐秋。”叶修开口喊了他一声。

“嗯?”苏沐秋暂停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看他。

“……哦,”看到苏沐秋的注意力从屏幕上移开,叶修的烦躁就莫名其妙消失了。回过神来却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开口是想说什么,只好随便扯了个话题出来,“中午去那家新开的面馆吗?”

“面馆吗……”苏沐秋听到“面馆”两个字脸都皱成一团了,“我不想吃面……想吃糖醋里脊!”

“新白鹿?”

“对对对!”苏沐秋一拍大腿,“就是我们上次吃的那家!”

“成。十一点出发?”

“十点吧,去晚了说不定要排队,好烦的。”

可是确定行程后,苏沐秋又把注意力放回了屏幕里。

……所以到底是在跟谁聊?

叶修忍不住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哎,叶修,你过来看这个!”苏沐秋突然喊了他一声。

叶修有了正当理由去看他的屏幕,可惜屏幕上已经没有了聊天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淘宝界面。

“高温变色杯子……”叶修低头念了一下名称,“没看出来啊,你还对这个感兴趣?”

“小女生应该都会喜欢这个吧?”苏沐秋揣测。

“……女朋友?”叶修下意识问。

“……你在想什么?”苏沐秋听到这话,不禁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我是在给沐橙买礼物啊,你忘了吗?之前她期中考试考得不错,说好了要奖励她的。”

“……我还真忘了,你拖得够久的,这都快到我生日了。”

“对哦!你的生日!”苏沐秋听罢立刻懊恼地拍了拍脑袋,“天啊你的生日为什么会是月底!走走走提前庆祝一下,今天去吃面!”

“那还不如晚上的时候去吃烧烤。”

“烧烤!”苏沐秋眼睛亮了起来,“好,那就吃烧烤!……”

“……啧。”

14

boom

怎么样苏哥,我之前给你说的方法管不管用?

烧烤滋滋滋

我的朋友没有采纳你的意见。

boom

?!

烧烤滋滋滋

你这样子是不符合ao和谐发展基本原则的。

boom

……你俩不是都暗渡陈仓好久了吗?伪一下信息素又咋了?

烧烤滋滋滋

哈??什么我俩??

boom

苏哥你别装了,大家都知道“我的朋友”就是“我”。

烧烤滋滋滋

这真是我朋友的事,你内心戏太多了。

boom

……哦。哎!

烧烤滋滋滋

怎么,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boom

我以为我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结果到头来只是我的脑补。不过话说回来,这主人公和你俩太像了吧?一个工会,固定搭档,技术都很牛逼。

烧烤滋滋滋

这种模式在网游里面很常见的好不好?毕竟高手惜高手。所以说啊,你不要进入误区了。

boom

……哎。

烧烤滋滋滋

你很想当红娘吗?那想一个正常的办法不就行了,我帮你传达,保证不抢功。

boom

我没招了。我又不是情感协会的。如果你朋友真的很喜欢那个alpha,而那个alpha确实不喜欢你朋友的话,不如买个和alpha信息素相似的东西代替一下吧,我看那些ao都市情感类小说都这么写的。

烧烤滋滋滋

……

boom

???

烧烤滋滋滋

不说了,我去下本了。

苏沐秋确实没有采纳这位仁兄的意见,但他还是如他所愿地用了伪信息素的方法——尽管实现的过程比较曲折。

如果他昨天没有感冒。

如果他没有顺手把薄荷糖揣兜里。

如果他在吃薄荷糖的时候叶修并没有进来。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最最可惜的是,哪怕是这种时候,叶修看上去也没有丝毫动摇——真是一个立场坚定的alpha啊。

就是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抽了什么风去找工会里面的老熟人求助,如果不是他主动找上来自己都快忘掉这件事了。

哎……

苏沐秋有点郁闷,关掉聊天框也没有登录荣耀,反而打开了淘宝。

他漫无目的地刷了刷,回过神来后才看到自己刚才都搜了些什么。

【小叶紫檀】

【小叶紫檀手串】

【小叶紫檀树苗】

【小叶紫檀木料】

【小叶紫檀散珠】

……

自己这是被他成功洗脑了?

ao都市情感类小说真是害人不浅啊。

苏沐秋立刻删掉了搜索记录,换了另外一个正常的标题搜索。

然而当他晚上吃了烧烤回到房间时,又鬼使神差地用手机刷开了淘宝。

其实小叶紫檀手串不错啊,没事盘盘,盘好了还挺有成就感的。而且这东西越盘越有价值啊!

……不如,买一个试试?

15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闻到薄荷味就想要接近苏沐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烦躁。

一开始他以为这只是信息素在作祟,可是当他发现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发情期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事有点失去控制了。

叶修不是个喜欢逃避事情的人。

仔细回想,其实这些不对劲很早就开始了,从之前做的那个不可言说的梦到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的亲近——更何况当他靠近苏沐秋的时候,在某个瞬间叶修确实是想亲下去的。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快到他来不及捕捉就消散了。

而如今的叶修反复回忆着之前那个场景,想了一晚上,想到一闭上眼,脑海里出现的全都是苏沐秋的样子。

苏沐秋细白的脖颈,苏沐秋浓密的睫毛,苏沐秋笑起来的时候弯弯的眉眼,苏沐秋认真时候紧抿的唇……

想接近他,想亲他,甚至对他有了微妙的占有欲……

无论怎么说,这些都不是朋友之间会存在的情感吧?如果一定要给这种情感一个归属,那只能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了。

叶修摩挲着苏沐秋给他的薄荷糖,叹了口气。

事实上得出这个结论一点都不难,难的只是接受这个结论。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已经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苏沐秋对他是没有朋友之外的感情的。

——苏沐秋实在是太坦荡了。

他们场下是最好的朋友,场上也是最好的搭档,可以彻夜不眠地谈论新设定新想法,也可以交付后背对抗来敌,但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变成恋人关系。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如果苏沐秋对他没这个意思,贸然说出来也不过是让大家都尴尬而已,还不如老老实实当朋友,对大家都好。

想象一下,如果陶轩突然跟自己表白,那自己也只能尴尬地拒绝。最重要的是还要适当保持距离,不能给他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

但如果苏沐秋也要像这样对自己,叶修虽然理智上明白利害关系,情感上就不太能接受了。

尽管在别人看来叶修其实对感情是有些淡漠的,但凡事都有例外,毕竟没有哪个人在感情中能保持绝对冷静,除非他根本就没有陷入这段感情。

叶修坐在床边,下意识要去摸烟,又突然想到苏沐秋作为一个omega是不能经常闻烟味的,便硬生生收回了手。

结果一个晚上都没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叶修的精神状态反倒比以往还好。

他吃了早饭,路过收发室的时候像往常一样顺手取走了自己和苏沐秋的快递,等到训练室见到苏沐秋,就把他的快递给了他。

苏沐秋却是明显没睡好的样子,他揉了揉眼睛,接过来看清快递单后吃惊得叫出了声:“天!这也太快了吧!”

“同城吧?”叶修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你给沐橙买的手串吗?”

“不是。”苏沐秋下意识回答了之后,又觉得不太对,连忙补救,“这是赠品。”

“你买什么送的赠品?居然单独给你发个快递。”叶修凑了过来。

“买杯子送手串。”苏沐秋发现自己随口扯的谎太离谱,大脑当机不知道如何挽救,只好假装淡定地补充了设定。

“哦。”叶修得知答案后似乎也没过多深究的意思,转身坐到了自己位子上。

苏沐秋刚松了一口气,没曾想叶修突然又蹭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手串?味道有点熟悉啊……”

16

“小叶紫檀的手串,这味道和你信息素一样,你当然会觉得熟悉了。”苏沐秋突然笑了起来,转而看向叶修,“好吧,我编不下去了,其实这个是买的。”

叶修也看着苏沐秋,好几秒都没有说话。

苏沐秋这个行为实在是太让人误会了。

一个omega去买一个和alpha信息素相似的东西还不怎么想让这个alpha知道,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苏沐秋其实也是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意思的。

“本来还想生日的时候送给你当惊喜呢,结果你现在就发现了……哎。”说完,苏沐秋还很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虽然苏沐秋是这么解释的,可是因为一个alpha而去买这种东西……不就是喜欢那个alpha的意思吗?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摸不透苏沐秋了。

“叶修?”苏沐秋在叶修眼前挥了两下手,“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叶修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问出口,“开始复盘吧,快要到季后赛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好好练练。”

现在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

还是找个好的时机再试探一下好了。

冲击季后赛的时候是很忙碌的,真正跨进季后赛之后那忙碌更是翻了好几倍,但即使是这样,日理万机的叶修也没能忘掉这个问题。

不是叶修对比赛不上心,而是苏沐秋老是能在叶修快要忘记的时候做出点让他误会的举动。

比如说客场比赛的时候端着笔电推开叶修的房门进来跟他讨论战术,看着时间晚了就直接睡在叶修这,睡就睡吧这个人睡相还特别不好,睡着睡着就抱上来了。又比如说每次赢了之后苏沐秋都会扑过来抱他,甚至有几次他还激动得亲了一下叶修的脸。

从确定自己对苏沐秋的感情开始叶修就觉得苏沐秋的某些行为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但偏偏他表情又很坦然,好像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做这样的举动实在是不能更正常了,让人不禁怀疑是自己想多了。

也许是自己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所以就容易误解他的举动?

毕竟这些举动细想起来其实也不能说明什么——睡相好不好也不是他能左右的,而且赢了比赛后激动之下做出和苏沐秋差不多举动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叶修本就疑虑重重,结果在总决赛前夜,苏沐秋又捧着半个西瓜蹭到了叶修房里。

“叶修叶修!”苏沐秋把西瓜放到矮桌上,盘腿坐下来,然后盛情邀请他,“要不要吃?”

“你天天都跑我房间来,还送吃送喝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呢。”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苏沐秋。

“什么叫送吃送喝啊!”苏沐秋翻了个白眼,“那都是我自己吃的好吗?我只是出于友谊问你一下,不要随便当真!”

说完他又挖了一大勺西瓜吃了起来,看起来完全没有把叶修的话放在心上。

“欸,不过你真的确定不吃吗?这瓜很甜的!”苏沐秋见叶修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还是忍不住抬头问了句,“你不吃我就吃完了啊!”

完完全全的朋友做派,跟十五六岁的时候一样。

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吧……叶修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先吃吧,我再看会儿资料。”叶修回答道。

此时的他依旧不清楚苏沐秋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也来不及去思考了。

因为,等了这么久的总决赛终于还是来了。

17

苏沐秋在此之前找了很多资料去分析蓝雨,而且他们私下配合练习了很久,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为了这最后一场比赛。

蓝雨队长见到叶苏二人的时候还是大大地震惊了一把,因为他俩看上去实在太小太嫩了。魏琛叼着烟冷静了一下,习惯性地嘲了两句,叶苏二人面带微笑,也回嘲了几句,配合默契,让魏琛觉得自己的气势都被压制了。而且莫名觉得自己有种电灯泡的感觉。

话说回来,他俩到底是不是一对啊?魏琛摸了摸下巴。

但是很快他就没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比赛正式开始了。

大家都为这次比赛准备了很多,嘉世希望蝉联,延续之前的荣耀,而蓝雨呢,由于魏琛个人的原因,对于夺冠也是相当有野心。

但是冠军毕竟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

嘉世,冠军。

比赛结束后,魏琛和叶苏他们握手的时候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一样欠揍,那个时候叶修和苏沐秋都没想到他会突然退役。

手速的下降,精神的疲惫,这些都是时间带来的让人无法抗拒的改变,年轻的叶修和苏沐秋势如破竹锐不可当,还不会去想这些看上去似乎还很遥远的事。

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这样。

每个人都会。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总决赛的过程是激烈而精彩的,叶修和苏沐秋很享受战斗的过程,也同样享受最终的荣耀。

他们在意的,只有胜负,也唯有胜负。

对于荣耀上,他们有着相同的信念,相同的执着。

他们十五岁的时候遇到彼此,认识没多久,苏沐秋就可以把自己的妹妹交给叶修让他送自己妹妹回家,这种信任哪里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呢?

他们一起举着奖杯,在闪光灯下相视而笑。

有他真的是一件特别好的事啊。

他们情不自禁这样想。

在庆祝会上,苏沐秋被推着喝了一杯酒,叶修坚持没有喝,但离苏沐秋太近了,连自己的好像都染上了一层酒气。

想说点什么。

这个晚上机会难得。

“叶修,我们溜出去吧。”苏沐秋暗示性地眨眨眼。

“好啊。”

然后他们手拉着手,一起跑出了庆祝会。

而他们背后就是星海。

18

他们跑出来之后,搭上车直接去了海边。

“我的天,好有一种私奔的感觉啊!”苏沐秋从车上下来后转过身来看着叶修,忍不住感慨道,“总觉得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一样。”

“……”

“而且你看,我们一个alpha一个omega,简直就是标配啊!”苏沐秋说着说着还来了兴致。

你明明知道……不,他不知道。叶修突然就冷静下来了。自己根本就没有跟他说,他什么都没做错,他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对他,这一切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和他,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了,我那间房的淋浴出了点问题,我就和陶轩说让他退了那间房我来和你挤一间。”

苏沐秋的表情自然,眼神中充满了信任。因为是很亲密的朋友,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亲昵的举动。

但是,有些过分亲昵了。

“我说,你以后还是别这样做了吧。”

“嗯?”苏沐秋疑惑。

“我可是alpha啊,孤a寡o的,苏沐秋大大就不怕我把持不住标记了你?”

“不怕啊,叶修大大想标记我就来标记呗!”苏沐秋笑得肆意,还是把这句话当成朋友之间的一个小玩笑,好像根本就没意识到叶修心里的挣扎。

无知且无畏。

为什么你不知道?叶修生起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来撩我?

恼怒顺着喉管而上,有些藏着没说的话也顺着那口气涌了上来。

“但是我喜欢你啊。”

苏沐秋那边顿时没了声音。

也许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叶修模模糊糊地想着,就算他不来撩自己,自己也不一定能保证不越界。

比如现在。

叶修偏过头不再看他,自暴自弃般地,一股脑说了出来:“我说真的,我喜欢你。”

“你只把我当朋友,但是我对你可不只是朋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良久,苏沐秋都没有给出一个回答。

大概是完蛋了吧。

叶修自嘲地笑了笑。

“居然又被你抢先了。”苏沐秋突然开口。

“……嗯?”

“明明是我的台词啊,你还真是什么都要抢在我前面啊。”

19

“对了,我那间房的淋浴出了点问题,我就和陶轩说让他退了那间房我来和你挤一间。”

苏沐秋似乎只是随口一提,但该用怎么样的语气,用怎么样的表情,都被他暗自度量着——所谓“朋友”之间的距离,多一分则暧昧,少一分则疏离。

“我说,你以后还是别这样做了吧。”突然,他听到叶修这么说。

苏沐秋顿时手心一凉。

被看出来了?不,不应该啊。苏沐秋把刚才自己的表现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

“嗯?”苏沐秋努力压下心里的不安,尽量自然地表示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可是alpha啊,孤a寡o的,苏沐秋大大就不怕我把持不住标记了你?”叶修似乎只是单纯地日常般地开个玩笑。

苏沐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说不清的失落。

“不怕啊,叶修大大想标记我就来标记呗!”苏沐秋笑了笑,也用惯常的玩笑式回了回去。

这样下去很不妙啊。苏沐秋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他已经快要被叶修近日来越来越多的“玩笑”给弄得控制不住自己了。

像昨天他开玩笑说自己暗恋他,自己不是就差点没绷住吗?

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露馅。

以后还是尽量减少这种危险的举动吧。苏沐秋暗自下了决定。

然后准备自然而然带过这个话题的苏沐秋就听到了让他仿佛中了僵直的话。

“但是我喜欢你啊。”叶修这么说着。

……这什么意思?

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吧?可是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好几个念头在苏沐秋的脑海里盘旋,他却偏偏不敢往自己最期待的那个方向想。

“我说真的,我喜欢你。你只把我当朋友,但是我对你可不只是朋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叶修见苏沐秋没反应,又补充了一句。

好像是真的……这家伙不是在试探自己吧?

——该怎么回答才好?

你这个家伙倒是再多说几句啊!至少让我知道你不是在开玩笑?苏沐秋很是焦虑。别说,叶修这么一搞,还真让他有点不敢接话。

但叶修仿佛打定主意不听到回复就不再说话了一样,根本就没看苏沐秋。

苏沐秋手握紧了又松开,然后拼了一般,偏过头去不再看叶修。

“居然又被你抢先了。明明是我的台词啊,你还真是什么都要抢在我前面啊。”

他终于还是做出了回应。

他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跳得这样快过。

快到好像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恍惚中,似乎也合进了另一个心跳声。

“我送你一个东西。”叶修开始翻自己的衣服口袋,“你等等啊。”

苏沐秋紧张地屏住呼吸。

“喏。”叶修拿出了一个精巧的戒指盒,仔细看的话手还有点抖。

但苏沐秋此刻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的,他已经被这枚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的戒指盒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叶修可不是那种会有闲心去买戒指还随身揣的人,除非……

“……你?”是什么意思?

“你收着吧,回去再看。”叶修故作冷静,“下个赛季我们一起再拿冠军吧!”

“这必须的啊!”苏沐秋不假思索。

“我的意思是,以恋人的身份。”说这个话让叶修觉得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但他表面上还是很镇定的。

“好、好啊。 ”

苏沐秋的耳朵微微泛红,看得人心痒痒的。

“那……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叶修看着苏沐秋从口袋里拿出了已经被盘得紫红的小叶紫檀的手串,猛地一下塞到了自己手中。

“其实这个根本就不是我要送你的生日礼物。”苏沐秋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我是因为你才买它的。”

叶修摩挲着手中的小叶紫檀手串,福灵心至:“那你……盘它的时候是不是都在想我?”

苏沐秋好像没听见一样,低头端详着自己的手指,似乎突然发现它好看得不得了,怎么都不舍得移开视线。

“沐秋。”叶修把自己的手轻轻搭在了苏沐秋的手上,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然而到最后还是凝聚成了一句话,“我真喜欢你。”

月光透过树枝洒到了苏沐秋的脸上,隐约能见他脸颊也带上不自然的红了。

“我应该不是喝多了吧……”他抬头看向叶修,小声说着。

也不知道是在问叶修还是在问自己。

叶修觉得有点想笑,又很想亲亲他。

然后他就凑过去蜻蜓点水般地亲了苏沐秋一下。

亲完之后他看着苏沐秋傻愣愣的样子,又忍不住亲了第二下,第三下。

“喂喂喂!”苏沐秋终于反应过来了,耳朵红得几乎要滴血,他一把推开了叶修,“你!”

他想说你干吗突然就亲过来了,又觉得这么说也太少女了,不符合自己的气质。

他又想说这进展也太不科学了,上一秒还觉得两个人没有可能,下一秒就亲上了……不过想想都互相表白了亲一下也没什么……可是再想想,这互相表白也很不科学啊?!回想起来就跟做梦一样……

结果苏沐秋“你”了半天,也没有后文。

叶修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就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苏沐秋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但还是被叶修亲到了。

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想挥开叶修伸过来的手,但临到头却鬼使神差地顺着他的动作扣住了他的手指。

然后苏沐秋抬头看着叶修的双眼,静默了两秒。

“我也喜欢你。”

他最后说。

-fin-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终于写完了……
有个番外。
埋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梗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

评论(25)
热度(217)

© 鱼子酱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