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酱喔

是因为我太爱你

血与花·番外二

“回来啦?”坐在地上画设计图的苏沐秋听到门口的声响略一抬头,“老关怎么说?”

叶修脱下外套甩到沙发上,从容地穿越满地的废稿来到苏沐秋身边:“和我们料想的差不多,千机伞没有提升的价值了。”

“终于还是到这一天了,”即使早就知道结果,苏沐秋还是略带惋惜地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多等一年的……科技在进步啊。”

“怎么,你有什么其他想法吗?”

敏锐地察觉到话中之意的叶修凑过来看了看他的设计图。苏沐秋也不遮掩,侧过身体,大大方方地把画到一半的设计图展示在叶修面前。

“改良版千机伞,配合包子使用的,他那诡异的脑回路肯定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唔,很有想法嘛,”叶修扫了扫设计图,表示了赞许,“这才画到一半啊,就废了这么多纸,看来你也是有点拿捏不准吧?”

“也?”苏沐秋抠字眼。

“嗯,我一开始也是有这个想法的,但包子这个人确实让我感觉有点不好掌控,所以这计划就暂时搁浅了。不过我那些根据包子每周的测试数据整理出来的资料还是保存着,或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叶修把苏沐秋从地上拉起来,照例把他赶回书房。苏沐秋这个人画设计图的时候喜欢在宽阔一点的地方画,他说这样更有灵感,叶修为了防止他着凉专门给他买了好几条绒毯让他坐,但这也只是起个缓冲作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能坐在椅子上叶修还是会尽量让他坐在椅子上的。

“喏,就是这个啦——不过它是被加了密的,你自己破解一下就行。”叶修在电脑上划拉了两下调出文档,就准备离开书房了。

“唔……等等……”苏沐秋拉了拉叶修的衣袖。叶修止住了离开的动作,顺着他的拉扯俯下了身,准备听他说什么。

然后苏沐秋凑上去亲了亲他。亲完后看到叶修明显愣了一下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修挑了挑眉,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尖,苏沐秋下意识地皱着鼻子摇了摇头,显出了几分难得的孩子气。

特别让人心软。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想要说什么,相互看了一下后,叶修就做了一个让苏沐秋先说的手势。

“你不让我去小安那里吗?”苏沐秋倒也不忸怩,直接就开问了。

“你知道了。”叶修用的是陈述句,显然他不意外也不介意苏沐秋知道这件事,“别急,还要再等两天。”

苏沐秋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嗯……好吧,你刚才想说什么?”

“你这两天不准熬夜,做好复检的准备。我等下十点过来领你去洗澡。”虽然是命令的句式,但叶修说得倒不怎么严肃。

“洗鸳鸯浴吗?”苏沐秋歪了歪脑袋,一脸天真无辜。

“唔,既然你这么邀请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叶修做出一副“家里人提出了无理要求碍于我宠他也就准了”的表情。

“要放好水啊。把温度调好,要用的东西放到浴缸旁边。”苏沐秋立马进入角色似模似样地指挥了起来。

“行行行,润滑剂和安全套对吧?我记住了。”叶修一脸“OK没问题”,然后又十分专业地补问了一句,“还要点助兴的小玩具不?”

“……喂喂!”苏沐秋耳朵突然红了,但很快就平复下来,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其实也不用拿润滑剂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沐秋大大觉得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呢?”叶修的手突然探进了他的衣内,调情似的抚摸着他光裸的后背。

“叶修大大一定要加油哦。”苏沐秋顺势故意靠到了他怀里,吐息撩拨着他的颈侧,“能够让我提前两周进入发情期也是很不容易的呢。”

“好了好了,”叶修放软了语气,伸出手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拍了拍他的背,“我认输我认输,不要再撩我了,再撩就真的不行了。”

“哎说真的,”苏沐秋也是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动作和表情,认真地看向叶修,“自从上个月发情期后我们就没做过了,你真的不想吗?”

“想啊,”叶修很是坦诚,“但是我怕弄哭你。”

“……太嚣张了吧你!”苏沐秋推了把叶修,“我什么时候哭过啊!”

“你上次难道没哭?”叶修啧啧两声。

苏沐秋刚想反驳,然后又突然想起,好像,上次,是有哭出来?但是那个根本不算好不好!上次哭是因为突然的腰疼好吗!太突然了没有丝毫准备就——

咦,难道他这么久不做是碍于我腰还没好?

“我都不急你着什么急,复查之后,再让小安帮你看看腰,没问题了再做。”叶修像是在安抚小朋友一样。

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都说多少遍了我腰早好了!你尽管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苏沐秋很是豪迈地拍了拍桌子,“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连这点小小的冲击都受不了?”

“是是是,”叶修顺毛,“那等下洗完就做呗?”

“……怎么搞得像我求你操我一样。”苏沐秋嘟囔了一句,也是被弄得很没脾气了,“算了算了你走吧,我要工作了。”

“注意时间啊。”叶修临走时又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快滚吧你!”苏沐秋笑骂。

 

结果十点钟叶修过来的时候,苏沐秋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熟了,睡衣帽子上毛茸茸的兔耳朵软趴趴地搭在他脑袋上,在台灯的光亮下显得越发毛茸茸。

叶修忍不住捏了捏他帽子上的兔耳朵。

这件睡衣是苏沐橙给买的,本来是给叶苏二人买的AO普通的情侣睡衣,店家却给发错了,苏沐橙想拿去退,苏沐秋却毫不介意地表示这件也挺好,不用麻烦,于是这睡衣就这么被留下来了。

留下了也挺好的。看上去起码年轻十岁呀!

叶修忍不住又摸了摸兔耳朵,感觉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起来起来,别在这睡。”定了定神,叶修拍拍他的肩,低声唤道。

“嗯……”苏沐秋发出抗议似的鼻音。

叶修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想着干脆给他披条绒毯凑合一下,但又怕他着凉,终究还是没这么做。叶修小心地环过他的腰,思忖着怎么在不弄醒他的情况下把人抱回卧室,苏沐秋却被他这一番动静给弄得睡意散了一大半。

他眼睛半闭半睁地看着眼前的人,似乎觉得这个姿势很不错,凑上去又亲了亲他。

亲了亲嘴角,又沿着嘴角亲到下巴、脖颈、锁骨,亲得越来越具有暗示性,到最后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的颈窝。

“差不多得了啊。”叶修一把揽过他,逗猫似的捏了捏他的后颈。

“不够呀,”苏沐秋抬起头来看他,眼睛蒙了层水雾似的,睫毛都湿得粘到了一起,仿佛眨一眨就要眨出滴水,“我想做。”

“叶修,我想和你做。”

他非常坦诚地说出了这句话,没有丝毫忸怩羞赧。

这本就不是什么值得忸怩羞赧的事。

欲望都是双向的,叶修对他有欲望,那么同样的,苏沐秋也会对他有欲望。

“那就做。”

 

结果到最后还是没做彻底。

还没开始多久,苏沐秋的腰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疼,而且这疼痛越来越剧烈,渐渐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无视的地步,叶修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也是赶紧停了下来,询问情况后便按照记忆中安文逸叮咛的方法去给他按摩,但是苏沐秋的疼痛依旧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反而更加剧烈。

叶修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不敢有所怠慢,稍稍收拾一下后就赶紧给安文逸去了个消息,马不停蹄地就带他去安文逸那里了。

安文逸接下苏沐秋,把他小心地放到病床上,打开他手腕上被关榕飞改造过的检测环,注射了一支标了omega专用的药剂,突然转身问了一句:“你们最近的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

“刚刚。”叶修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心里隐隐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

“不应该做的,”安文逸不赞同地摇了摇头,“他肚子里的孩子不足四周,还不是很稳定,现在做容易流产。”

“……不,等等,孩子?”叶修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沐秋不是不能受孕吗?”

“以前的确不能。”安文逸翻了翻抽屉里的档案,“但是我已经给他做了半年多的诱导疗法,现在受孕的可能性虽然也不大,但是也不是不能受孕。”

“我上周给他做的检查表明他有受孕的痕迹,不过不是很确定,也就没说,等着这周再复查一下看看——”

安文逸说到这里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叶修。

叶修转过脸,干咳了两声。

“omega怀孕和beta不一样,注意事项要多很多,而且,像苏前辈这样生殖系统受过一定损伤的omega,怀孕时的注意事项又要再加倍。”

“嗯,这么说可能不太容易理解,我给你看之前的病情分析。”安文逸推了推眼镜,示意叶修跟着他出来。

叶修也就跟着他到了隔壁的资料室。

安文逸打开电脑,调出一个文件。

“苏前辈的生殖系统受过改造,可能是那边的人想要更有效地做某些和母体基因相关的实验,他怀孕时也可再次受孕,也就是说,可以同时孕育两个不同时期的胚胎。”

“三个没准也能行。”安文逸补充,“但是这样对omega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所以苏前辈用了一点小手段破坏了这些改造,让他们被迫停止了这些研究——不过这种小手段,倒是方便了清余毒。”

安文逸关掉了文件,又调出了另外一个文件来。

“……之前他的余毒,可以很轻松地引到胚胎上去,然后做引产。”

“这件事……”叶修敲了敲桌子,“我觉得可行,但是还要问问他的意思。”

“叶队,我把你单独喊过来是因为什么,我想你是知道的。omega一向会很护着孩子。我认为苏前辈可能会因为这种心理而放弃引产。”安文逸沉吟片刻,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也只是处在队医的角度给点建议罢了,最终决定还是你们手中。”

“他身体里还有多少残留毒素?”叶修问。

“刚好可以被一个健康胚胎完全消化的量。”安文逸回答。

“……我是很想他健健康康地活着。”叶修承认了自己的私心,“但我更怕替他做出决定之后他会难过。”

安文逸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但终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就算是叶修,也会因为感情而犹豫。或许这是每一个陷入爱情的人都逃不掉的吧。

 

叶修拍了拍安文逸的背,没有多做解释,回到了苏沐秋休息的那件屋里。苏沐秋刚刚注射了药剂,有点犯困,但还是强撑着精神问他:“余毒是不是扩散了?”

“没有,你别多想。”叶修安抚地摸摸他的脑袋,苏沐秋不太高兴这种安抚,但也懒得多做计较,就没躲开。

“那是怎么啦?”苏沐秋的问话因为倦意听起来有些软软的。

“有件事得跟你说下,不知道你听了会不会打我,”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你被确定怀孕了。”

“咦……”苏沐秋因为困意而半阖的眼睛一下子就张大了,满是困惑和惊诧,“怎么回事?”

“可能是上次做得太过火了吧。”叶修合理地推测。

“……不,我没问这个。”苏沐秋面无表情,“我不是已经对它进行了不可恢复式破坏了吗,怎么可能怀孕……”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叶修斟酌着措辞,“我让小安给你做了诱导治疗。你知道,如果omega的性腺垂体长时间无法行使正常功能的话,omega是会激素紊乱的。虽然这个可以通过调节来解决,但毕竟效果欠佳。”

“好吧你又不告诉我,你是觉得一开始你告诉我我会拒绝吗?还是你认为这种明明是和我有关的事情也不需要告诉我?之前你虽然不告诉我你让小安给我清余毒这件事,但是你也没有刻意瞒着我,那么这件事,你又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苏沐秋看上去很无奈,又好像有些累,不太想说话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想睡了。”

“沐秋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修看到他这个反应瞬间有点紧张,“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有点累。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苏沐秋打断了他的话,看样子似乎是真的仅仅只是困得不行了,“说正事吧,我是真的想睡了,你知道的,我刚刚被注射了有安眠效果的药剂。”

“我是希望能把残留的毒素引到孩子上去,然后通过做引产的方式来除去余毒,你觉得——”

“由你决定吧。”苏沐秋又一次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我想休息了,还有什么事等我回来了再说。”

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或者说,他根本不想继续这段谈话,也就失去了维持以往温和做派的耐心。

他们以前年轻时候的争执经常是这样。所以叶修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苏沐秋这是在找借口赶他走。

——这还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次争执。

 

苏沐秋说了他没有怪他,那就是真的没有怪他,但他心里肯定是不太好受的,他这个人不管什么痛苦都习惯一个人消化,叶修怕苏沐秋在这几天里钻牛角尖,自己折磨自己。

无奈叶修理亏在前,对着这样的苏沐秋实在强硬不起来,这下苏沐秋连补救的机会都不准备给他了,他觉得自己真心有点无力。

他对他,有时候,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你好好休息吧,过几天我来接你回家。”犹豫了很久,最终,叶修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他就很是干脆地离开了,再没有一丝拖泥带水。他本就不是迟疑不决的人,只是在面对苏沐秋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多不确定。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软肋吧。

苏沐秋在叶修把门关上之后,放开了自己藏在被子里紧握成拳的左手。

他并不是故意要赶他走。

他只是暂时不想再看他了,他觉得很累,心累。他需要冷静地想一想,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是这样?他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出了问题。也许这十年的空白,不是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容易抹平的。

 

安文逸手放在门上,思考了一下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

真是不想卷进小情侣的矛盾中啊……他叹了口气,还是推门进去了。

——但他可不准备给叶修说什么好话,这不是他会做的事。

“苏前辈,你肚子里现在有两个孩子,一个三周,一个两周。三周的那个发育状态良好,可以在我们的帮助下平安出生,但两周的那个经过基因检测发现他二次分化基因发生了显性突变,导致其长大后无法进行二次分化——也就是说,他长大之后会成为一个和beta很像但是没有任何生育能力的人。”

“你可以选择把余毒引到两周的胚胎中。”

说完,他就把检测环又一次套上了苏沐秋袒露在外的右手手腕上。

他说这番话,是想尽量减轻苏沐秋心中的负罪感。

“谢谢。”苏沐秋也知道他的意思,礼貌地道谢后,就做出了一副我要睡了,你请便的姿态。

安文逸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现在的omega确实需要多休息,例行公事地交代了两句也离开了。

反正现在急的是叶修,又不是他,他用不着操这份心。

再说了,他俩哪次闹矛盾最后不是和好了的?所以安文逸十分放心,看看检测环里显示的一切正常的数据后,便更加放心了。

 

而叶修呢,就跟安文逸想的一样,现在确实挺着急的。

他本来胜券在握,觉得这件事只要好好说说就可以解决掉了,不需要过多的担心。但回家之后,他越想越不踏实,苏沐秋的神情,语气,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他觉得这事可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解决。

他想回兴欣跟苏沐秋好好谈谈。

就算他不愿意见到自己,他也要和他谈谈。因为他隐隐有种预感,如果不尽快说清楚,这次可能真的要出大事。

希望没有那么糟糕吧。毕竟他现在,也确实不太能把握苏沐秋的想法了。

——他对自己已经没那么有自信了。

 

苏沐秋本打算要好好想想,然而困意袭来,让他的大脑无法运转,只好放弃思考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再大的事,还是睡醒了再想吧。

因此叶修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睡的苏沐秋。苏沐秋睡着的时候很乖巧,看上去整个人都小了十岁,许是注射了药剂的缘故,他睡得不像平时那么不安稳,反倒睡得很熟,连叶修走到床前了都没醒过来。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睡眠习惯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过来的,就算是他们在一起了好几年,他也只能在药物的作用下睡得安稳。想想也是有点对不起他。

——其实这个也不能说是叶修的错,只是叶修现在不太冷静,有点想偏了。

但叶修还是很认真地反省着,就坐在他床边,看着他,但或许也没有在看着他,只是透过他看到了十年前的他们。他想了很多很多,过了这么久,他才第一次这么仔细这么透彻地把他们的事想了个遍。

从太阳落下一直想到夜色弥漫。

他们之间的回忆那么长,又那么短。

 

“我靠!”半夜被渴醒的苏沐秋迷迷糊糊间看到床边坐着一个黑影,吓了一跳,顿时睡意全无,但定下神看清人后,惊吓就转化成了怒斥,“你在这干嘛,装鬼吗?!”

叶修听到他干涩的嗓音后,起身给他倒了杯水过来。

苏沐秋接过水来一饮而尽,顿时觉得舒服不少。

“我是在想,我们两个的事。”叶修没有顺应苏沐秋的话接下去,反而很是认真地说了这么一句。

苏沐秋暗自吸了口气。

他不想这么早提这个,他还没有完全想清楚,他担心自己说得不够妥当,让叶修有所误会。但这么多年了,叶修也是第一次表示出想要好好谈谈的态度,恐怕是真的着急了。实在不愿让他继续误会下去,苏沐秋也就只好硬着头皮陪他聊下去。

“好吧,你都想了什么?”苏沐秋问。

“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在一起挺累的?我觉得我的确太过自以为是了,很多时候都没有顾及到你的想法。可能是觉得我们两个毕竟太熟了,我觉得你会理解的,但是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没有那回事。”苏沐秋予以否认,“我当然理解你,这就好像我理解我自己——但是这个并不能帮我们解决什么问题。”

“说实话,我有点怕了。你说你累了,你是不是真的累了。”叶修静静地看着他。他说得很平静,但苏沐秋听到叶修的话却很是头疼。

“叶修,你在怕什么呢?我只是有点累。真的,只是有点累而已。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苏沐秋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着,似乎每说一个字都要耗很大的力气,“你别打断我啊……我是说,距离我二十八岁回来到现在也有三年了,我们好像还没怎么像现在这样认真地谈过这些问题,是不是我们都在逃避这个问题呢?不知道你是不是,我觉得我是的。”

叶修沉默着,那目光深邃得让苏沐秋都不由移开了视线。

他看着叶修,反倒讲不出什么话的。好像被他一看,自己就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苏沐秋也在慢慢组织语言,“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该怎么相处。”

“我不是怪你不跟我说,我是在难过我们这些年来似乎都没有什么长进。”

“我在想,如果当年那件事之后我们有好好谈一谈,是不是现在就会好一点呢?”

叶修突然伸出来握住了他的手,叶修的手有点抖,但他手触及之处却是一片冰凉,就像他刚把苏沐秋接回来时那么冰凉。他觉得自己的手也要被冷住了。

苏沐秋任由他握着,没有任何挣开的意思。

“我刚醒,药效还没完全退去,可能说得有些不太对的地方,你听听也就罢了,不要跟我计较。”苏沐秋回握了一下叶修。

“说完了吧?”叶修问。

“嗯,说完啦。”苏沐秋笑了一下,却是干干净净的甜。

那样子就像是小朋友站在台上说完话后对老师说话一样。似乎他刚才说的,也不过就是日常琐碎的小事。

“好吧,那我就开始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们是应该多多沟通一下了,我们沟通的时候还是太少,大多都是仗着对彼此的理解来相处交流——虽然这样也挺靠谱的,但是,这信息更新不够全面啊,”叶修的表情渐渐认真起来,“以后有什么事,我都会告诉你,你以后有什么事,也要告诉我。以前怎么样都不管了,现在我们是恋人,是家人,是拉在一起跑的,就得彼此坦诚。不能再这么自以为是了。”

“这么严肃干嘛啊……”苏沐秋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会的会的,我会的。”

“感觉自己特别幼稚。”叶修一把搂过苏沐秋,把他揉进自己怀里,“总是处理不好这些事情。”

“嗯,你本来就很幼稚。”苏沐秋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很幼稚。没关系,咱俩都没有处对象的经验,可以慢慢来的嘛,一起进步。”

“好。”叶修把苏沐秋抱得更紧了。

“还有啊,”苏沐秋停顿了一下,“以前没机会说,现在有机会了还是告诉你吧。我和其他omega不太一样,我其实不想要孩子。”

“也就是说你同意了?”

“啊……嗯,可以这么理解吧,而且我一个都不想要……我说你当时干嘛不戴套啊!”说到最后苏沐秋又有点生气了。

还隐约有点撒娇的味道。

“怪我怪我……”叶修认错态度良好,“不要就不要吧,生孩子也怪辛苦的。”

“你说不要就不要啊!”苏沐秋开始不讲道理了。

很明显,他是在仗着药效未退在跟叶修胡闹呢。

“那就生吧。”叶修从善如流。

“你自己都说生孩子怪辛苦的还让我生……”苏沐秋索性放开了跟他瞎闹。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叶修很无奈。

“你怎么这么配合……”苏沐秋不是个好演员,到这一步已经演不下去了,忍不住笑了出来,“怀都怀了你以为我真忍心弄掉啊。”

“你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反正我都会陪着你。”叶修很是认真地做出了一个承诺。

而这个承诺,自从许下后,就再没违背过。

评论(8)
热度(300)

© 鱼子酱喔 | Powered by LOFTER